◇rorobrainhole◇

哈罗,我是ro。

【绣春刀】宝刀共明月(四)

年更[doge]

条凳上铺上一张雪白貂皮,赵靖忠坐定,双手拢在烧得正旺的炭盆上。

此人是魏忠贤义子,服侍魏忠贤左右,平日里甚少出宫,更是从未离京,今日竟然轻车简从,远赴千里之遥的漠北塞外,锦衣卫们心思灵巧,立刻知道这一回的差事恐怕不像以往那么简单。

“崔执刀,瞧外边的样子,你的人已经和邹家交过手了?”

赵靖忠声音厚重,一如普通男子。

当头的硬着头皮答道:“是。”

赵靖忠眼皮一抬:“东西呢?”

寒风凛冽,崔执刀的脑门上却冒出了汗珠,低头道:“回赵公公,邹梦龙携带八口箱子出关,不知那些箱子里安了什么机关,开箱即燃,箱中所盛不是金银珠宝,而是绢纸一类,几只箱子连在一起、全被……烧...

【绣春刀】宝刀共明月(三)

我也不知道这文淡得像食堂免费的紫菜汤有什么好写……

原来距离上次更新已一年零三月。。那么还是放一个链接吧(OJZ):

】、【

众人见丁修从箱中抢出的竟是纸片,不禁一齐愣住。片刻的功夫,雪野上八只箱子便燃成了八团火球。

银票在关外不能流通,况且能让邹梦龙夫妻和彭山五虎舍命相保,这些箱子里断不是银票。

丁修脑中一转,立刻回过神来,甭管箱子里是什么,他们坏了锦衣卫的差事,这些人绝不会善罢甘休。趁着众人愣神之际,他向杜小川眨眨眼睛,紧跟着长枪一指,将面前烧得正旺的箱子高高挑起,百十斤重的箱子竟被他挑得翻滚而起,向身后飞去。

他身后正是这些锦衣卫的头儿,箱子来势汹汹,燃烧着的木...

【伪装者】黄金大劫案(15)

15

周末,藤田芳政抵达X市,入住香水湾饭店。

香水湾外阳光泼辣,天地失色,唯凤凰木花叶似火,汽车在山路上飞驰,夹道的火树红花也跟着从山下一路燎燃至山顶。

然而从顶层总统套房的落地玻璃往海湾望去,却是一片沁人心脾的高天阔海,海面金波荡漾,白帆点点。

藤田放眼欣赏着大海,海湾里停泊着百汇前行长赠送给他的游艇。

南田敲门后,走进房间。

藤田转过身来,他身材结实,神情肃然,留着整洁的平头,两鬓有些斑白了,仍保持着军人的威严和风度。

他严厉地看向自己的心腹:“明楼怎么还没除掉?”

南田有些惧怕地答道:“我已经在行动,下周内就能扫除一切障碍。”

她避开藤田不满的目光,在吧台给藤田调了一...

【伪装者】黄金大劫案(14)

14

锡春路上大大小小的金店林立,长金珠宝行只是其中一爿不起眼的店面,由一对父子经营。按照阿诚的规定,梁仲春走进珠宝行时是四点过七分。

店堂里有两位结伴挑选首饰的女客,正在举棋不定的时候,店员便暂时放下她们,过来招呼梁仲春。

梁仲春从口袋里掏出手帕,在汗涔涔的额头上按了按,心虚地微笑了一下:“我要买一副耳环。”

两位女客不禁看了他一眼,又暗自发笑地交换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。

因为他看起来实在有点像开罪了太太,想用礼物挽回芳心。

店员从柜台后取出一排别在天鹅绒衬布上的耳环请他挑选。

梁仲春看了看,问:“有没有上面的宝石更大一点的?”

店员:“没有现成的,但是可以订做。”

梁仲春点...

【伪装者】黄金大劫案(13)

更这一章连续经历两次未保存= =

========

13

明楼交待阿诚办两件事,其一是秘密监视藤田芳政,其二是寻找一个能开保险箱的人。

刚刚结束战争的X市藏污纳垢,阿诚又是神通广大之辈,要找个这样的人并不困难。但明楼要求这个人不能有前科,在警局没有留下过档案,其本人、尤其是他的特殊才干绝不能为警察所知,这使得任务一下变得困难起来。

阿诚一边开车,一边在脑海中审慎地搜索着。他和明楼从事秘密工作十余年,其间波云诡谲,数次历劫,已不再留存任何文字资料,所有资料都只保存在头脑里。二十分钟后,他在一家夜总会门前停下。

将近午夜,正是夜生活如火如荼的时分。他走进舞场,点了一杯饮料,坐...

【伪装者】黄金大劫案(12)

12

和梁仲春腻腻歪歪地吃罢了早餐,阿诚神清气爽地回到了鸿铭路上的办公室。

这是间十分朴素的房间,家具极少,桌上只有一部电话,外人恐怕不能想见,就在这间房间里竟经常有左右市场兴衰的巨额资金流动。这里像是这座城市的一个暗角,从这个暗角却可以触摸到整个城市的脉搏,阿诚喜欢置身其中的感觉。

没想到,三个小时之后,南田竟不打招呼就光临了他的办公室。

见到南田到来,阿诚吃了一惊,不由得站起来。

南田昂首走进来,和阿诚面对面站定。她今天仍着男装,大热天仍戴手套,立领亦扣得一丝不苟,而对面的阿诚也是一身工整的三件套,若摄进一幅照片里,两人几乎像一对镜像。

阿诚调动起笑容:“南田行长,什么事竟劳动...

【伪装者】黄金大劫案(11)

11

凌晨,梁仲春哆嗦着挪开横在胸前的胳膊,悄然起身。

阿诚的西装扔在地上,他从内袋里摸出房契与合同,正准备转移,便听到身后传来阿诚低沉的嗓音:“梁仲春,你是不是不想活了!”

梁仲春脸一皱,只得物归新主,拎着西装站起身来,咳嗽一声:“我给你把衣服捡起来,这也惹到你了吗?”

阿诚懒得去戳破他,哼了一声,哼声里是带了一丝冷酷的胜利者的笑意的,使得梁仲春战栗了一下。

梁仲春看了眼床上大写摊开的健美裸/男,转身走进浴室,镜中反映着他衰败疲惫的脸孔,他甚至哭肿了眼睛。这一种鲜明的对比令他感到挫败无力,年轻人从各个方面碾压了他。他始终是在强者的游戏中一条疲于奔命的走狗。

阿诚跟进浴室中,站至梁...

【伪装者】黄金大劫案(10)

10

阿诚不打招呼提前离场,令明楼十分光火,他一面抵御南田冷如寒冰的考量,一面应付热情似火的汪曼春,一时领略了什么叫冰火两重天——遗憾的是充血的只有上面的头。

等到舞会进入尾声,明楼提出送汪曼春回家。

汪曼春有些受宠若惊,今晚的明楼可有点太体贴了,她像一朵干涸已久的娇花突然迎来甘霖,快乐得来不及考虑体贴背后的深思熟虑。

和明楼挨坐在后座,汪曼春感到十分充实。

夜静无人,司机将车开得飞快。

明楼要求:“慢一点。”转而对汪曼春一笑:“除非曼春着急回家?”

汪曼春脸一红,既不愿说急,也不好说不急,眼睫毛垂下又翻起,是抛了个含羞的媚眼。

这夜的月亮很亮,汪曼春看着明楼的眼睛也很亮,她几...

【大明1566】非常道(5)(END)

本来想再更一章杨公公和沈老板,但是发现草稿箱里还有一点嘉靖X吕芳,所以干脆用这个收尾吧。这章更加OOC一点,但是我想写呀>< 杨公公留到番外好了,如果有的话。。OJZ

P.S. 嘉靖这时待的宫殿应该还是万寿宫【。

但是懒人如我并不打算改了[doge]脸


5

寒来暑往,今年的头场雪在冬至这天降下来,数九寒冬到了。外头冷,玉熙宫里也冷,精舍里不容烟火,窗户大敞着,雪花翩翩飘进来,落在嘉靖打坐的蒲团旁,好一阵才消融。

嘉靖夏着淞江棉布,冬天反而只穿单薄的绸衫,天地萧瑟,寒风掀着绸衫的衣摆,香风灯烛之中,真有点羽化登仙的意思。

一片寂色中,隐约传来严世藩...

【师父】标指(END)

6

再痛,也是师父给的,徒弟只能受着。

也不是生受。长期习武的人,身体比常人敏感,一碰就有反应,何况耿良辰不是生手,知道男人怎么样舒服,他故意歪缠着陈识,大鱼似的乱蹦乱扭。扭了几下被陈识按住,以为他害疼,放缓了攻势。于是换了种缠法,看着被按住了,里头活动,像把东西往里啜。这已超过了自然反应,陈识也明白,但自己犯在先,也不好说什么。受不了徒弟揶揄,像北方拳比大杆子似的,用力杵了十数下,耿良辰缠不住他了,城门大开,禁不住叫了一声,让陈识长驱直入。

那一波又一波的攻势,让他想起师父在师娘身上,背部肌肉的起伏滚动。他不断地被打开,被贯穿,渐渐性别认同变得模糊,好像他成了赵国卉,又好像师父成了他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