◇rorobrainhole◇

哈罗,我是ro。

暂时无题(2)

2

贾森·德利弗住在棕榈树酒店,梅逊镇最好的酒店。

马悌刷开自己的房门,嘟哝道:“他们竟然没有房卡,还在用钥匙开门。太好笑了,连汽车旅馆都用房卡。”

他转头对拉斯特说:“要不要到我这来喝一杯?”

但是拉斯特头也不回地走进隔壁房间,嘭地关上了门,墙壁跟着颤抖了一下,他忍不住敲了敲那块薄板,墙壁以清脆的响声回答,告诉他不要对六十块一晚的汽车旅馆指望多少。

他揉了揉鼻子,把行李袋扔在床上,开始打电话。

“哈罗,是棕榈树酒店吗?请接德利弗先生,贾森·德利弗。”他躺下来,把脚搁在旅行袋上,等着。没一会儿,接线员告诉他:“德利弗先生不在房间。”

当然不在,他知道镇上正为到来的企业家举办晚宴,他只是确认一下,他们的风流老板没有偷偷从晚宴上溜出来回酒店鬼混。

“哦是吗,真见鬼,他要我给他一份材料……”他说,“我看待会儿我还是直接来找他吧,能把他的房间号告诉我吗?”

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德利弗先生是否愿意。”看来这些天有相当多的推销员试图卖点什么给德利弗。

“哦他不会介意的,事实上他告诉过我,但是当时我把号码写在手上了,结果这会儿看不清了,看起来是404,是吗?”

接线员沉默了一阵,他等着,最后对方说:“不,是704。”

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,不过这样最好,省得他多费口舌,“哦对,就是这个数字,太谢谢你了。”

他挂断了电话,准备去进行一点不法活动,这也是他的改变之一,可能是那次擅自行动闹的,那次拉斯特穿了条皮裤,而他冲进酒吧试图找到他,他们和毒贩一起当街逃窜……他回想起来觉得很好笑,后来就成了不法活动爱好者?啧。

他拿起公文包走出房间,上了锁,去敲拉斯特的房门。

拉斯特给他开了门。

“走吧,我们去棕榈树酒店。”

拉斯特点点头,但是他拦住了他,“不,你穿成这样可不行,一进大堂就会引起注意,你得和我一样,穿得像个推销员。”

拉斯特耸耸肩,“我没有其他衣服。”

“是啊,所以我给你带了一套,就在你的行李包里,现在去拿出来穿上。”

拉斯特犹豫了一下,露出不耐烦的表情,但还是背过身去,脱下脏兮兮的格子衬衣,这样他看不到他肚子上的伤口,只能看到肌肉虬结的背部,他很快拉斯特就穿上了他准备的衬衣和西装。

在他的要求之下,拉斯特把那胡子剃了,头发也剪短了,这时候像个鸟窝,在脑后翘起一撮撮。马悌走过去,给他捋了捋头发,手触到拉斯特的一瞬,他明显感到拉斯特僵硬了,那急遽的肌肉收缩简直让他以为拉斯特会冲他开两枪,他觉得莫名其妙。

“你怎么回事?”

拉斯特绕开他,走了出去,他只好快步跟上去,“我说,你他妈怎么了?”

“只要你别碰我就没事。”

“嘿,我们没问题吧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问题很大,马悌想,为此他感到一丝愤怒,他不明白拉斯特干嘛还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。

拉斯特摇开车窗,抽出一颗香烟叼在唇间,含含糊糊地问:“我们要去干什么?”

“只是去安个东西。”

“摄像头?”拉斯特皱起眉,“那可以作为证据?”

“不行,但是我们可以知道他的情人是谁,他很小心,因为他不愿意离婚,把钱白白分给老婆,但是她不会那么小心。我们找到她,剩下的就容易了,有时候她为了让他离婚,会主动跟我们合作。”

“你以前经常做这种事?”

“没你想的那么糟。其实也不经常,不是经常有跑一趟就赚两千块的好差事。不过我最喜欢的差事是替那些阔太太找走丢的流浪狗,你根本不必满大街贴照片,只需要再买一只差不多的,训练它听懂自己的名字就可以了。”

他让左臂垂到车窗外,头顶上的乌云越来越大了,空气沉闷得使人窒息,今天晚上一定会下雨。

五分钟后他们就到了,把车停在酒店前的临时停车场,停车场周围都是高大的棕榈树,他们走过黑色的树影,穿过大堂,径直走进电梯,没有人多看他们一眼。

“六楼。”他告诉电梯员。

电梯在六楼停下,他们走出电梯,等电梯下去了,就赶紧走进安全通道,爬上七楼。

704。

走廊上一个人影也没有。他让拉斯特站在自己身后。

他从公文包里取出万能钥匙,忍不住又说了一遍:“他们居然还在用钥匙,这倒是方便了我们,酒店的锁都差不多。”

“德利弗先生,我是弗林,我们约好了的。”他边说边打开了门。

这是个套间,两间房都没有开灯。

“如果是我杀了他,也会把尸体留在黑暗里。”



评论(5)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