◇rorobrainhole◇

哈罗,我是ro。

暂时无题(3)

OOC什么的不要打LZ =。=

3

“如果是我杀了他,也会把尸体留在黑暗里。”

“拉斯特,这一点也不好笑。”马悌揿灭了刚刚亮起的吊灯。

贾森·德利弗是个大个子,叫人无法忽视,这是艾利克斯告诉他们的,除此之外她还给了他们一张照片,以防意外,他又在网站上搜索了贾森·德利弗和他的公司——以确定他真的很有钱。

但是地上这个是小个子,黑色卷发,棕色皮肤,丝绸衬衣。他不必拿出照片比对也可以确定这不是贾森·德利弗。

“这他妈是谁?”他用力搓了搓脸,往后退了一步。

拉斯特从他身后走出来,走到尸体旁,在那儿低着头站了一小会儿,接着便踏过了尸体。

“嘿,你他妈在干什么!”马悌低声吼道。

但是拉斯特置若罔闻,往卧室走去,边走边从口袋里掏出橡胶手套。

马悌只好跟上他,走过尸体的时候,他忍不住多瞄了两眼,这人穿了双高级皮鞋,额头上被轰了个洞。他面朝房门,从沙发上翻倒下来,以一种滑稽的姿势跪在地毯上,撅着屁股。

马悌走进卧室里,看到拉斯特正蹲在地上检查衣柜。

“我们不该管这事。”

“这里有个保险箱。”

“我们该走了,拉斯特。”

“箱子是锁上的。”

“是啊,会有警察来管这事的。”话一出口,他就怔了怔,他没想到有一天会轮到自己说这句话,拉斯特也抬起头看向他,他想他们都有一点失落,有点受伤害。

拉斯特站起来,“好吧,我们走吧。”

“嗯……”他讪讪地答应。

回汽车旅馆的路上,一开始他们谁都没有说话,因为疑问在脑子里碰撞着,一张嘴就会发出咚咚的回响。天气变得闷热,空气里挤得出水,令人窒息。

马悌舔了舔嘴唇,好不容易才说:“为什么只要跟你一起我就会遇到麻烦?”

拉斯特直视着前方,车灯打在被夜色染成蓝色的路面上。这是个非常好的镇,道路笔直干净,铺着柏油,没有灰尘会跟在车屁股后面跑,道路两边是可爱小巧的房子和商店。

马悌不满地看了他一眼,“嘿,你不该说点什么吗?”

“说什么?”

他偏了一下头,像是在找合适的措辞,“就是……关于今晚上发生的事?”

“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
“噢?你不是很有责任心吗?”

拉斯特不自在地调整了一下坐姿,微微扬起脸,“你说的对,我们离开这里,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。”

他有些意外,不由得啧了一下。

他们回了各自的房间,但是他想今天谁也别想睡好觉了。

他把房卡插上,解开领带倒在床上,把发生的事细想了一遍,脑海中却只有艾利克斯抚摸小指的模样,他觉得她在床上一定很放得开。隔壁传来水声。他不自觉地被那声音吸引了。拉斯特脱光了衣服站在花洒下。拉斯特和玛姬……为什么……?马悌吐出一口气,坐起身来,他已经不像当初那样愤怒和嫉妒,但是仍然感到迷惑,和挫败。他想他已经原谅,或者说理解了玛姬,但是他仍然不理解拉斯特,仍然觉得被背叛,因为他知道拉斯特可以和随便哪个女人做爱,而不是非得和玛姬,他的老婆。可是拉斯特偏偏绕开了所有的约会对象——他对她们不冷不热的样子真令他为她们尴尬——而特别选择了玛姬,就好像故意要给他难堪一样。马悌没有真的和拉斯特谈过这个问题,他觉得最好不要去谈它。

水声停止了,马悌却还是坐在床沿,像头斗牛犬一样一脸不高兴。

他不知道自己发了多久呆,反正当他回过神时,隔壁正做*爱做得山摇地动——别误会,另外一边的隔壁。

他的床跟着地板摇晃,他开始想自己多久没做*爱,很快他想起来,自从拉斯特搬过来,就没有了,这又让他有些不是滋味,反正拉斯特一闯进他的生活,他就和好事无缘了。

终于,摇晃停止了。

他吁了口气,打算去洗个澡,不管怎样,反正他们明天就会回到市里,而艾利克斯会决定是不是继续雇佣他们,至于那预付的一千块,到手的钱他可不打算再吐出去。他决心这次不管拉斯特说什么,都要再买一张新床。

因为他这会儿听到了奇怪的声音。

他从来没想过这种声音会从拉斯特的嘴里发出来,这声音低沉,喑哑,性感。

他发现自己的汗毛竖了起来,腿开始发软,肚皮像被一只毛乎乎的手抚过,崩得紧紧的,但是却忍不住侧耳倾听。

“嗯……嗯啊……”

他像个傻瓜一样张着嘴,听拉斯特在隔壁自*慰。

一种怪异的感觉腾起来,他的脸开始发红,像个番茄,滚烫得像电熨斗。

他慢慢地躺下来,拉斯特的声音盘旋而上,缠绕弥漫在房间里,他开始去想拉斯特是怎么做的,怎么握住,怎么上下动作。他想不出来,就像被块壁垒挡住了。而那呻吟越来越粗鲁,越来越急促,虚弱,不真实,像猫的低吼。

低吟骤然停止了,夜色幽静,取而代之的是“哈——哈——”的喘气。

他的裤裆里隆起来硬邦邦的一块,而他决定不去管它。

他哆嗦着站起来,走进浴室里,开始洗澡,一面担心被拉斯特听到水声。


评论(10)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