◇rorobrainhole◇

哈罗,我是ro。

暂时无题(6)

6

电梯下行的时候,他终于忍不住问:“世界上真的有价值一百万的邮票吗?”

“他是这么说。”

电梯员在对他们侧目了。

“我一辈子也不会有一百万,然而竟然有人花一百万去买邮票。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?我想说,操!操他妈的!”

过了一会儿。

“十万,不错了,但是我们值得他花更多。”

“你只有五万,另外五万是我的。”

“是啊,我刚刚不就是这么说的吗?”

他们一起抬头看着电梯上方跳动的红色数字。

走出电梯时,他再一次提醒拉斯特:“你该让我跟他谈。不是说我非得当老板,但是我有经验,我知道怎么跟贾森·德利弗那种人打交道。”

“是吗,我看不出来,刚刚你在他面前就像只傻鸟。”

“嘿!”马悌一把拉住拉斯特。

他的怒火被点燃了,其实刚刚在德利弗那儿他就隐隐感到愤怒,就好像有只肥企鹅在他胸腔里摇摇摆摆地踩来踩去,把他的心踩得七上八下的。但是那会儿他还没弄清自己为什么生气,现在他明白了。

“如果不是你之前什么都没告诉我,我也不会像个傻瓜一样!”

“告诉什么?我和你知道的一样多。”

“哦,所以你是想说你更聪明?你一直这么认为是吧,你是更聪明的那个,我就是给你跑腿的?”

“我没这么想。”

“你没这么想,也许吧,但是你想‘我没必要告诉那家伙’。你知道关键是什么吗,关键是你觉得我根本不重要,你觉得搭档可有可无,而从来不去想我们是一体的,我们应该分享所知的一切。你把我丢在一边,拒人于千里之外,从来都是如此。”这时候一个念头从他脑海中闪过:如果你在乎我的感受,就不会和玛姬乱搞……他被这个想法刺痛了一下。

拉斯特皱起了眉,有些意外地看着他,“不重要,可有可无……”

“对,就是这样,世界没有意义,我也没有意义,你就是这么想的,所以你宁可自己打飞机,也不肯去找个妹子。”

他们再次踩到了空穴上,他听到时空破碎的声音,现在的自己在朝前一秒的自己大声尖叫。

拉斯特张了张嘴,又闭上。他扭着脸,开始后悔自己口不择言。

拉斯特转过身去,继续往前走。他僵硬地跟在后面,随时有左脚绊右脚的危险。

他们沉默地走到露天停车场,上车前他终于忍不住狠狠地踢了一脚车门,发泄心中的颓丧。

 

“现在我们去哪。”他清了清喉咙。

“去警局。”

“哦,你现在又觉得要去警局了?”他想把气氛搞得轻松一点,但是显然失败了。拉斯特看向车窗外,他的神色似乎有些迷惑……以及羞耻?

他想说没必要为自慰感到羞耻,同时明白这种话还是不要说的好。而且当然是他想多了。

他在梅逊镇没有熟人,但因教区案的见报,警员很快认出了他们,并且完全没有把他们和棕榈树酒店凶杀案联系在一起。在一阵阿谀之后,他向警员打听起案子的情况。

“服务台的侍者记得贾森·德利弗下楼取箱子,箱子里当然是交易所需的现金。”

“但是一般人交易之前就会把钱准备好。尤其是毒品交易,不是吗?谁会把毒贩留在房间里?哪个毒贩会愿意被留在房间里?”

“哦是啊,也许出了什么岔子。等我们抓到他就会知道怎么回事了。”

“有线索了吗?”

“没有,那酒店简直是犯罪者的天堂,只有大堂里有摄像头,但是一共有三个出口。”

“是吗,也许他还待在酒店里。”

“哈哈,是吗。”

“所以一定是他啰。”

“当然啦。”

“可是死的那家伙真是个毒贩吗?”

“我们没查到他的犯罪记录,不过这一带毒贩很多,何况他是个哥伦比亚人,你看。”

“嗯哼。”

“对了,你刚刚说,你需要什么来着?”

“哦,找个离家出走的女孩,你们这儿有见过这么个女孩吗?褐发,漂亮,有点……另类。”他知道自己说的是少女时期的奥德丽,过了叛逆期后她就已经不那样了,也跟他疏远了。疏远是个逐渐的过程,有点像被放归的野生动物一步步走入丛林深处,慢慢被孤独和自由包围。

他取出皮夹里奥德丽的照片给他们看。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保留这张照片,还把它带在身边,他猜是为了惩罚自己。

他打听消息的时候,拉斯特在一旁漫不经心地翻着黄页。他不知道他在找什么,但似乎已经找到了,正往本子上抄着什么。

他们走下警局前的台阶时,拉斯特向他解释说:“我们去见个邮票商。保罗·拉塞尔,这附近最大的邮票商。”

“好主意。”

 


评论(3)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