◇rorobrainhole◇

哈罗,我是ro。

暂时无题(END)

令人失望的完结篇

12

马悌用食指和拇指捏住拉斯特的手腕,小心翼翼地把他的手从自己的裤裆里拔出来,拉斯特没有反抗,只是盯着他,把酒气喷在他脸上。

“所以说你为什么要拒绝詹妮弗的好意呢?”他说。

拉斯特嘟囔道:“白痴。”

“天哪。”

他把拉斯特架到床上,这个过程中他觉得裤裆空荡荡的,风吹鸡巴蛋打颤【够。总之有点怪不是滋味,好像拉斯特的手指还停留在他的老二上,而他的老二惊恐地缩成一团。

当他安顿好一切,回到自己房间里,老二终于从震惊中缓过来,他开始思考那个吻,接着便坐立不安,他咋舌,嘬牙花,口干舌燥,最后他冲进浴室里,对着镜子查看自己的嘴唇,镜子里他一脸怪相。他漱了个口,但漱不掉拉斯特的味道。他舔了舔嘴唇,好像总还能尝到啤酒苦涩又回甘的滋味。

鬼使神差的,他又一次来到拉斯特的房间里。

他没有开灯,汽车旅馆的霓虹店招把房间照得足够亮了。拉斯特双颊泛红,睁大了眼睛盯着天花板发怔。

他坐在房间里唯一一张椅子上,想说点什么,又无从说起。他不知道拉斯特清醒了没有,也不知道拉斯特是否记得之前发生的事,拉斯特毫无生气,目光呆滞,一言不发,他长吁短叹了一阵,灰溜溜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第二天早上,他们仍旧在街对面的快餐厅吃早餐,但是他心事重重,没有兴致和佩蒂调情。

收音机里在放本地新闻。

伊芙琳·内森死在酒店房间里。

她的胸前种了两枪,其中一粒子弹射穿了心脏。

棕榈树酒店经理表示他们已经订购最新的安全系统,着手提高酒店的安保能力。

所以她昨天晚上没来,因为她那时已经死了。

“我们早应该想到的。”

拉斯特没有说话,他今天和平时有点不一样,马悌看出来了,他有一点窘迫。

他给德利弗打了个电话,他们约在一个安静的咖啡馆见面,避开酒店的警察,他们都觉得这样比较好。

打完电话,他安静地享用了自己的早餐,时不时抬头看看电视里的比赛重播,说实话,他一点也没看进去,他早知道黄蜂队输了这场比赛,而且全程沉闷得像南方的小镇。另一方面,呃,是因为旁边拉斯特一点东西也没有吃,垮着肩膀伤感地喝着咖啡,搞得他心烦意乱。

他们都没提昨晚的事。

吃完早餐,他们顺路去了一趟警局,之后又打了个电话。

然后到达了那间咖啡馆。

他们选了个光线昏暗的卡座坐下,点了咖啡,等了一阵,贾森·德利弗来了。

他刚从农场回来,又得知伊芙琳的死讯,脸色不太好,但是对“最后的皇后”仍然表现出志在必得的兴趣。

“‘她’在哪里?”

“嗯?应该还在警察局吧。”

“我是说邮票。”

“啊。”

拉斯特探身向前,“钱呢?”

德利弗拿出支票簿来。

“哦不,我们要现金,说好了的。”

德利弗有一会儿没动,不过最后,还是从口袋里取出一只信封,他把信封按在桌面上,朝他们伸出另一只手,“邮票。”

昏暗的灯光下,他长着一张杀人凶手的脸。

“邮票不在这儿。”

德利弗咧开嘴笑了笑。

“但是我们知道它在哪儿。”

“在哪?”

“还是重头说起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得到消息,有一枚“最后的皇后”流入黑市……”

“不……”

“别否认,你为了买它准备的是现金,不是吗。”

“私下说,是这样没错。”

“我们就私下说说。保罗·拉塞尔帮你联系了卖家,也就是阿图罗,你们谈好了价钱,一百万。阿图罗到酒店跟你交易。结果他死了。”

“为什么要说这些?”

“因为梳理案情有助于我们弄清楚邮票到哪儿去了,我们就是这样找到它的。比如阿图罗为什么会死。”拉斯特说:“交易的事只有阿图罗和你知道,保罗大概不知道详情,哦别忘了还有伊芙琳。”

“你是说伊芙琳杀了他?邮票在她手里?”德利弗悄悄地把信封往回收了收。

但他的手被拉斯特出其不意地按住了。

“不是她。”

“也不是我。那就是保罗·拉塞尔。”

“嗯也许,反正有这么个人,一个杀手,趁着你到楼下取钱的时候上来杀了他——你取钱的时候还打了个电话?”

“什么?”德利弗的脸有些扭曲。

“没什么。你当时让阿图罗给你看那枚邮票了吗?”

“还没有,我决定先下去取钱。”

“嗯是啊,你想邮票反正不会跑。况且还有伊芙琳在隔壁房间透过猫眼给你盯着呢。”

“我懂了,邮票根本不在阿图罗身上,我敢说这里面一定有拉塞尔在捣鬼,那个婊子养的!”

“是啊,你无疑会怀疑他。”

“事实上他已经跑了。”德利弗面色阴沉。

“是啊,你找过他了,他不在家是不是,放心,邮票不在他手上,他只是去加利福利亚度个假,免得落到和阿图罗一样的下场——扯远了。”

德利弗既想走,又想留。

“别急啊。”他提醒他,“马上就要说到了。”

“伊芙琳昨天晚上死了,奇怪,她为什么会死呢?邮票又不在她手上。哦对,她一直盯着走廊上的动静不是吗,也许她看到了凶手。”

“她说她没看清楚。”他补充了一句:“这仍然是我们私下这么说。”

拉斯特点点头:“但是凶手不会掉以轻心。他看了新闻,意识到隔壁房间住着你的情人,于是他想,不能冒这个险。”

“这跟邮票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哦,我以为你关心呢。算是买一送一的优惠吧。”

“我关心的是邮票去哪儿了。”

“邮票当然是在凶手手里啦。”马悌同情地看着贾森·德利弗。

“你说什么?”德利弗喘了一大口气,“不,不可能……”

“是哦,一个职业杀手,却和你有同样的爱好,收集邮票。所以说世界还真小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德利弗瞪着他们,不仅愤怒,而且惊恐。

“你问我们?他可是你找来的呀。”

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”

“世事难料。”

“我没有……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。”

“问题的关键是雪莉·库珀。”

“跟她又有什么关系……?”

“你去她的公寓和她上床,之后你提着钱,钻进汽车里,一直开到梅逊……”

“钱是她拿走的。”德利弗明白过来,沉下脸,接着他滔滔不绝说了许多少儿不宜的单词。

他们等着。

“这就是你请杀手的原因不是吗?”

“……不,我没有。”

“你来到梅逊,发现箱子钱不翼而飞,而晚上阿图罗就要来了,这样的小镇没办法一下子取到一百万,但是你势在必得,非把皇后娶到手不可,你知道这枚邮票有多值钱,多少人虎视眈眈,你知道如果这笔交易当天做不成,阿图罗就会像兔子一样一下子消失在树林里,然后你想了想,有了主意。你决定请个杀手,也是你的运气,这附近正好有一个——也许还是来购买邮票的呢,谁知道呢?”

“这就是为什么你等阿图罗到了,才去楼下取钱。”

“也是为什么你房间里有保险箱,却把钱寄存在服务台。”

“但是你万万没想到,你请的杀手会顺手拿走邮票。”

德利弗的脸色像吃了墨西哥辣椒一样。

当德利弗扑过来时,隔壁卡座里的警察蹿了出来。没他们的事,真不习惯。拉斯特悄悄滴把信封收进袖口。

 -END-


后记

“为什么突然租房子?”

他载着拉斯特去看租的房子,一路上心情很不爽。

“等等,这是……”

“那间仓库。”

“你打算搬回这里?”

“你觉得我的房子不够好吗?我嫌弃过你吗?我为了你一个月没带妹子回来,甚至给你买了新床。然后你就一声不吭地租了这间仓库?你他妈脑子进水了吗?你摸我老二的时候怎么不说要搬走?嗯?”

哦。他闭上了嘴。

过了一会儿,拉斯特开了口:“我想我们需要一间办公室。”

-Final End-

评论(11)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