◇rorobrainhole◇

哈罗,我是ro。

【伪装者】黄金大劫案(16)

16
明楼走进一片城中村,这一带建筑拥挤,遮星蔽月,鸡肠小巷错综复杂有如迷宫。
走到一栋老旧的公寓前,二楼的窗户里透出灯光,明楼看了看周围,走进门廊,上至二楼。
公寓的门薄如纸板,门锁也十分简单,在这里住的都是穷人,没有东西可以被偷,明楼用一根铁丝就能轻易地将锁捅开,但是他选择了敲门。
等了一阵,听得房里一阵乒乓乱响,门开了。
“今天怎么这么早——?”
明台的声音突然中断,脸上的笑容变化。
明楼闪身入户。见大哥行动谨慎,明台立刻关上门。
“大哥,你怎么来了?”紧跟着反应过来,“你怎么知道曼丽的住址?!”
明楼没有理会他的质问,环顾室内,见房子又小,家具又陈旧,又无人收拾,不悦地皱起眉:“没想到你真的住在这种地方!”
明台见大哥一进门就发出不满的指责,不禁撇了撇嘴:“这里怎么了?我看挺好的,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嘛。”
明楼眉头皱得更紧:“你真的打算跟一个舞小姐天长地久地混下去?”
明台:“什么叫混下去?真难听。我们这叫一起生活。你没有见过曼丽,所以才有偏见。”
明楼:“我刚见过她,我就是从美美歌舞厅来的。”
明台瞪大了眼睛,急道:“你去见她?为什么?你没有为难她吧?”
明楼摆摆手,“我不是去见她的,今天来这里,也不是要过问你的私生活。”
虽然明楼一贯是包公脸,但明台发现,今天大哥的神色更为严肃了,而在他严肃的神情背后,却又隐藏着深深的疲惫和伤感。
“明台,我想和你谈一谈,你的工作。”
“我的工作?”
明楼:“不是你在军队的工作,而是你这些年干的走私的勾当。”
明台心中一动,却故作轻松地撒娇道:“大哥,都到什么时候了,你还要来教育我吗?我知道这次是我错了,我为了钱,触犯了法律,破坏了市场,还牵连了大哥。只要这次能渡劫,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干就是了!”
明楼淡淡地道:“不,你不是为了钱。”他有意地顿了顿,才道:“你是为了组织。”
明楼的声音并不大,甚至可以说是温和的,但却不啻于往这小小的客厅里投下了一颗惊雷。
明台猛然望向他。
也直到这时,明楼才真正与他对视,“你走私来的商品流入黑市,本可以卖到比市价高两倍、三倍、甚至十数倍,有时候有价无市,可以任凭你漫天要价。但是,它们却往往被低价购走了。因为你不是在做生意,而是通过这种方式隐秘地给内地的G党提供他们需要的物资。”
明台的脸色变了,眼中甚至出现了杀意,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明楼抬起头,对他笑了笑,“因为你的买家,是我。”
一只肥硕的飞蛾不断地扑打在惨白的吊灯上,发出噗噗的沉闷的声音,除此之外,一点别的声音也没有了。一种无形的压力慢慢地从四面收拢,挤压,逼迫得人喘不过气来。时间静止了。明台怀疑自己是忽然被抛到了宇宙的某个罅隙中,在这里一切都被颠覆了。
明楼继续道:“不要怪我一直瞒着你。我已经潜伏近二十年,我的身份本身就是最重要的情报。组织有组织的原则,没有组织的许可,即使对你也应该保密。”
在极度的震惊过后,明台飞快地镇定下来,他盯住明楼:“我为什么要相信你?”
“毒蝎。”
他准确地报出明台的代号,随后是他正式加入组织的时间,他的推荐人,联络员,每次交易的地点、物品甚至于价格。
明台震惊得无言,大哥掌握的信息量之大,完全超过了敌人可能获得的,唯一的可能只有明楼确实是自己人,不仅是自己人,而且级别很高。
可是明台已经无力去思考这一切意味着什么,他的大脑里只有情绪在翻腾。
自从成为情报人员,他就好像永远地戴上了一张面具,即便是面对最亲近的家人,即便和大姐、大哥、阿诚在一起,他也只能从一张面具里往外窥视,所以他成了一个长不大的孩子,天真烂漫就是他的面具,是他面对家人时的掩饰。
原来大哥也是一样。而且大哥明知双方身份,也仍然选择伪装!
他们是两个戴面具的人互相对望,掩埋心声,他们牺牲了和爱人倾情以对的可能,牺牲了生活全部,这甚至比牺牲生命更困难,因为它是一项天长地久的任务,就好像一直在溺水,却永远得不到解脱。
想起那些痛苦和挣扎,明台一时间难以控制情绪,像个孩子似的伏在大哥膝头痛哭起来。
明楼将手放在他头顶上。
明楼对明台一直是满意的。这满意不但是出于对小弟的爱护,而且是上级对下属的欣赏,但是到这个时候,他想,明台毕竟是年轻的。他崩溃得太早了。明楼忍不住想,如果换做是他,他会不会崩溃?
哭够了,明台泪眼汪汪抬起头:“……为什么现在……向我暴露身份?”
“因为有一项任务,需要你配合我完成。这项任务非常冒险,但是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。”
明楼讲明前因后果,将抢劫百汇金库的计划和盘托出。
明台大惊:“这太冒险了!”
明楼点头:“是啊,南田对我和阿诚太为熟悉,需要找一个生面孔来完成劫案,可是我对别人都不放心,想来想去你最适合。”
明台:“我很久没有出过外勤,不知是否能够胜任。”
明楼:“我知道你可以,最关键是,劫案四天后你就能上船去菲律宾,至少三月后才能回来,到时候我想一切都已经处理好了。”
明台点点头,不由得承认明楼确实想得够周到。
明楼:“行动的关键,一是开密码锁的人,这个人我们已经找到;二是一辆可以消失无踪的汽车;三是保险柜钥匙,这把钥匙已经由黎叔交给藤田了。”
明台立刻道:“汽车交给我搞定吧。我之前的长官米勒上尉一个月前退休,在菲律宾买了一块地养老,托我处理他留在本港的财产,或者变卖或者随军舰运回。他有一辆福特车在此地,我们用完后,直接开上船便是,本地警察是绝不敢上军舰搜查的。”
明楼:“很好!”
楼梯间传来了高跟鞋登登的脚步声。
明台:“是曼丽回来了。”
于曼丽慢慢地走过小巷,又慢慢地走上楼梯,她已经卸了妆,显得更年轻,也更单薄了。也许因为熬夜的缘故,她的眼圈有些红,脸色却更见苍白。
曼丽正从包里翻找着钥匙,明台打开了门,“你回来了。”
曼丽看了他一眼,感觉到他的异样。
“有客人?”
明台很快恢复常态:“大哥来了。”
曼丽越过他的肩膀看到屋里高大的男人,忙道:“大哥,你好。”
明楼站起来,点了点头。
屋里实在是有些乱,曼丽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:“不知道大哥会来,屋子里太乱了。”
明楼只是笑笑,却问道:“曼丽小姐在美美歌舞厅工作?”
曼丽看了明台一眼,明台也不理解地望着明楼,不懂明楼何以明知故问。
曼丽假意笑着,木然地答道:“是的,我在美美上夜班。”
其实,她以前也从未像今天这样,痛恨舞女这份工作。她喜欢穿漂亮的演出服,喜欢自己的体态,喜欢在灯光下演出。从内地的小地方跑到港市,是美美的舞台让她站稳了脚跟,她和明台也是在这间歌舞厅里认识。但是今天,遇到了那样的要求后,她真想逃回到乡下去。
“明台,怎么不给大哥倒茶呢?”
明台道:“别管他,你快坐下休息吧。”
曼丽一笑,慢慢地走到墙边的五斗柜前,取出一套茶杯来。
明楼盯着她的背影,继续问道:“你在美美工作了多久?”
曼丽揭开茶罐,从里面拨了些茶叶在杯子里,笑道:“很久了。”
明楼:“你的舞跳得很好。”
曼丽停顿了一下,转过脸来,笑道:“大哥也去过美美?也看过我跳舞吗?”她的笑容是柔媚风尘的。
明台再次道:“今天已经很晚了,大哥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这一次,他的语气里已经很有戒备的意味。
明楼看也不看他,只牢牢盯住曼丽:“藤田特派员也喜欢你的舞吗?”
曼丽颤抖了一下,她的眼睛骤然睁大了。是的,藤田喜欢。他看上了她,而且要得到她!她刚从舞台上下来,还未来得及卸妆,经理就走进了化妆间,她向着镜子一笑,骂道:“怎么了?不要告诉我还要加演!”
话还未说完,她就从镜子里看到了跟在经理身后的女人。那真的算是女人吗?那么冰冷,目光像毒蛇一样,看她的样子像看猎物,目光中充满鄙夷。
“藤田总长喜欢你,明天晚上,会有车来接你的。”

评论(6)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