◇rorobrainhole◇

哈罗,我是ro。

【TD】旅途漫漫(5)

还是慎入,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=_=

5

他醒来时已经是中午,拉斯特靠在门口抽烟,他用力吸尽最后一口,把烟蒂弹到楼下,暼了他一眼,脸上没什么表情,抓了抓肚子。

他从一片狼藉的床上爬起来,有些尴尬。

“早上好,小马。”

“早上好……啥?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
“你告诉她们,而我在旁边听到了。”

“我要她们叫我‘小马’?”

“差不多吧。”

“我不记得了……”

他摇摇头,去浴室洗澡,洗完澡,对着镜子挂了胡子,并为镜子里的自己感到羞愧。昨天晚上他和两个女孩做*爱,酣畅淋漓,他已经说服了自己,这没什么,而且以后也不会再有。拉斯特的存在冲淡了他对玛姬的悔意。他把这一切看作不符合常情的意外之旅,拉斯特是旅途的开端,是他绑架了他,然后使他堕落,如果不是拉斯特,他不会想这么干。

但是,他还是感到羞愧,以及一丝慌张。因为他模糊地记得,当他操那两个女孩的时候,拉斯特走了过来,摸上他的腰,之后又滑到屁股。不是一般的鼓励性的抚摸,而是带有浓烈的暗示。他甚至觉得拉斯特把手指插进了他的屁*眼。直到现在,他还有那种被插入的感觉,像是放了颗栓剂之类的,把那里搞得柔软松弛。但是他拿不准。当时他已经烂醉,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也想不起来拉斯特在沙发上还是床上,没准是哪个女孩舔了他的后门,有些疯疯颠颠的姑娘喜欢干这种事,甚至喜欢在胯部绑假阳·具操男人,有的男人也喜欢叫她们这么干,他没遇到过,但他知道有。他没办法为这件事质问拉斯特。

毕竟他是拉斯特,拉斯特·史蒂夫·杀人狂·莱恩,而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。想想那个死在农场,死后还被人扒开了肛门的倒霉蛋吧。

他在水龙头上冲了冲刮胡刀。

十分钟后他们坐在梅丽的酒吧里,梅丽给他们煮了咖啡,还做了三明治,他们就在吧台上慢慢吃着。电唱机里在放路易斯·阿姆斯特,他的恐慌渐渐消退了,那些放酒瓶的柜子闪着小号的光。

喝完咖啡,他给玛姬打了个电话,电话接通后,他说:“喂?”

一个男人说:“你找谁?”

他说:“我找玛姬。我是马缇,她的丈夫。”

男人沉默了一阵后让他等着,过了一会儿,他重新拿起话筒,说:“玛姬不想和你说话。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。

他回到吧台,把三明治推开,要了一杯波本威士忌。拉斯特看了他一眼,把他不要的三明治拖到自己面前。

“我不知道该怎么办……”他开始说,“那儿有个男的接电话,她让他转告我,她不想和我说话……”

“噢!”拉斯特失去耐心地发出噪音。

他闭上了嘴,握紧了杯子,生气地瞪了拉斯特一眼。

他们一直坐到晚上,期间喝酒,看棒球赛,这期间拉斯特上了两次厕所,他也是,而他再次喝醉了,以至于忘记了可以逃跑。晚上,他们又在酒吧里搭上个女孩,她对玩三明治很有兴趣,他们也觉得无不可,于是又是一番云雨。

这一次他留了心眼,没给拉斯特机会摸他后门。

他把拉斯特压在底下,女孩在他们中间兴奋得大叫,而他紧盯着拉斯特的眼睛,用力摆动臀部,渐渐的,低沉的呻吟不可抑制地从拉斯特的喉咙里涌出来。他得意地舔了舔嘴唇,拉斯特移开了目光,睫毛垂下来,他狠狠地顶了一下,感觉到拉斯特的性器与自己相抵,而拉斯特退缩地抬起了手臂横在额头上,征服的快感一瞬间席卷全身,胜过了身体上的愉悦,他蛮横地拨开拉斯特的手,让他看着自己是怎么操他的。

拉斯特眯起了眼睛,又一次的,眼里有火苗闪烁,他分不清那是不是怒火,只是更用力的压住他,女孩被他弄得叫了一声,拉斯特双手兜住他的臀部,用力把他的胯部更按向自己,充满色*情意味地搓揉他的屁股,他无法控制自己,也无法制止拉斯特这么做。

他眼看着拉斯特含住手指吮吸了一会儿,又摸向他的身后,然后插*入了后门,被进入的瞬间,他感到一阵强烈的震颤,射了出来,他慌慌张张地从女孩身上下来,愤怒地瞪着拉斯特。

拉斯特嘲讽地回瞪他,扶着女孩的大腿,慢条斯理而又富于技巧的开始新一轮攻势。

他看了一阵,气氛渐渐的令他不舒服,有一种强烈的被冒犯的感觉,房间里好像只剩下拉斯特和他,面对面互相对视,那个女孩高亢的呻吟像是电影的背景音:操我!用力!太棒了!他扭头踏过他们丢在地上的衣服,走进了浴室。

等他从浴室出来,他们已经干完了,拉斯特向他勾了勾手指头。

他皱起眉:“别指望我会再过来。”

他在沙发上睡了一晚。

第二天,他们仍旧泡在酒吧里,但是他们的关系发生了变化,说不出是什么,但就是不一样了,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息,一种骚动,在他们之间浮动,他很想从这团莫名其妙的空气里挣脱出来,渐渐的开始心浮气躁,最可气的是,拉斯特好像完全不受影响,和此前没有两样,甚至不屑于看他……

这时候,一个混蛋拽着那个女孩的头发闯进来。

他从座位上跳下来,混蛋自称是女孩的丈夫,开始瞄准他进行源源不断的咒骂和威胁,而他怒火中烧,所有的不满聚集在一起,向那个混蛋挥出一拳。这一拳使他们像磁铁一样磅地吸在一起,从这张桌子飞到那张桌子,毫无规则地扭打撕咬,都恨不得把对方撕成碎片,拳头像烙铁一样落在他身上,他的眼睛肿了,关节破了,对方更惨。而拉斯特漠然地坐在旁边看着他们狗咬狗。


 @enforcersy  满意了吧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评论(5)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