◇rorobrainhole◇

哈罗,我是ro。

【TD】旅途漫漫(6)

请不要打LZ如花的脸蛋……

6

他用尽力气挥出最后一拳,把那混蛋揍趴在地上,指关节被门牙磕破了,鲜血直流,他脱下衬衫缠绕在手上,走到街上、浅玫瑰色的天空下,小镇也笼罩在同样的玫瑰色的尘土中,他的车停在酒吧外的空地上,他冲着车门狠狠踢了两脚,报警器发出刺耳的报警声。

拉斯特把钱压在杯底,跟着走了出来,钻进副驾驶座。

“滚开!”

“为什么?”

他恼怒地把钱包丢在拉斯特身上,“你自己去亚特兰大……或者随便什么地方,别他妈跟着我!”

拉斯特毫不犹豫地把钱都塞进自己的屁股口袋里,又看了两眼里面的照片,把钱包还给了他,“好了,我们可以走了。”

他眼睛都要瞪得掉出来了,“你他妈怎么回事?!”

而拉斯特架起双腿,点起一根烟。

“让我想想,你不想和我同行了,因为我们一起度过了愉快的三天两夜,然后你说这是我的问题。”

“哦够了,你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。”

“是哦,都怪我。你一直这么混蛋吗,把责任都推给别人,所以那女人才受不了了?”

“操,你他妈想挨揍吗!你想说这是我的错?”他瞪向拉斯特,周身酸痛,饱含怨气。

“我想说谁也没错。你长了个可爱的屁股,我想插进去,你射了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……!”

他难以置信地看向拉斯特,连一声我操都说不出来了,好半天才僵硬地转回脖子,瞪视着前方,脸慢慢皱起来,“你他妈是个疯子,你知道吗。”说完他舔了舔嘴里的血,发动了汽车,“到亚特兰大我们就分手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过了一会儿,他说:“妈的,你挡住后视镜了。”

拉斯特不满意地暼了他一眼,非但没有把脚拿下来,反而踹了一脚挡风玻璃作为回应,沉闷的怒气填满车厢。

天色慢慢暗下来,汽车行驶在蓝色的田野间,风闷热而粗糙。夜色沉郁,月明星稀,月光和星光周围的云层被染成苍白的颜色,边缘稀薄。本田车在寂静旷野中亡命狂奔,轮胎摩擦地面发出痛苦嘶鸣,轻质的车身抛高又落下,震得他的伤口一刻不停地作痛。拉斯特开始一根接一根的抽烟,尼古丁的苦味萦绕不去,车厢里渐渐变得像集中营的毒气房。他仿佛感觉到肺部在承受的伤害,继而有种死亡的恐惧,车外冷峻幽黑,寂寂无人,除了他和拉斯特。锋锐的寒意划开稀薄的氧气刺进来。他感到一阵后怕。

拉斯特察觉到他的恐惧,看了他一眼。

尽管如此,这仍然算是平静的夜晚。小小的风波还要数第二天中午,他们下车撒尿。他先回到车上,听着水流打在枯黄的野草上,拉斯特把枪丢在座位上,很不小心,他想,用手帕把枪抱住这一点也不寻常,他盯着那柄枪看了又看,终于伸出了手。

“我不是告诉过你别碰它吗?”

他缩回了手。

拉斯特开始解手帕。

“哦别这样,”他急忙说:“我不是故意要动你的枪的!”

“枪。”

拉斯特盯着他,直到他面部肌肉发生了种种不太愉快的变化,这才露出个高深莫测的微笑,慢慢抬起手,将枪口指向他。

他举起了双手:“哦别、别这样,拉斯特……”

“你猜接下来是什么?”

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
拉斯特沉默地瞄准他。

上帝啊,该来的终于来了。他想。继而有一种强烈的被背叛的感觉,他忍不住想到那“愉快的三天两夜”,刺眼的阳光灼伤了他的眼睛。他伤心地推开车门,走到外面,一阵热浪卷上来,天空太阳全是白花花的,他头昏脑涨地走到车前,挣扎着蹭上车前盖。

拉斯特呆了呆,“你在那上干什么?”

“呃……”他回头看去,拉斯特表情茫然,他愣了一下,脸涨红了,连忙溜下来。

但是拉斯特明白过来,并且按住了他,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上突然出现一种可以解释为渴望的表情……“待着别动。”他说,接着便开始用空着的手抚摸他,从腰部到腿间,和前两个晚上不太一样,显得小心翼翼,像是在试探,还有种鼓噪烦乱的劲头,但是更加漫长难忍。阳光直射下来,暴露在外的皮肤火辣辣的作痛,浑身都不舒服,姿势也极尽屈辱,无遮无拦,丑陋得令人作呕,但是大腿的肌肉还是在抚摸下收紧滚动,他想象其他车开过,颤抖着感觉到拉斯特把枪挤了进来,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:“妈的,拉斯特你这个疯子!狗娘养的!变态!疯子……我要杀了你!”

“你想让我在你这里轰一枪吗?”拉斯特用枪顶了他一下。

“操你妈!”他忍无可忍,猛地直起腰,试图掀翻拉斯特,但是拉斯特再次把他推在车上,他被烫得叫了一声,拉斯特咕哝了一声:“妈的……”粗鲁地笑起来,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,放开了他。

之后他们开始在滚烫的路面上打架。



评论(6)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