◇rorobrainhole◇

哈罗,我是ro。

【TD】旅途漫漫(7)

7

拉斯特努力扳正了下巴,马缇用衬衣按住流血的鼻子,他被揍得痛极了,耳朵嗡嗡作响。拉斯特舔了舔后槽牙,指责他:“我的牙松了。”

“就好像我没在流血似的。”

“是你自己趴上去的。”

“因为你当时看起来就是那个意思!”

拉斯特笑了,“哦,小马,你的小脑瓜里都想些什么呀。”

“我怎么知道强奸犯的脑子里想些什么?”

“强奸犯?我不过是摸了一下。”

“不,你差点就捅进去了,我没那么醉,你这个混蛋——”

“你那时候不也想干我?你恨不得干的是我,承认吧,胆小鬼。”

“什么?操!我才没有——别忘了你还杀了农场那家伙。”

“……哦。”

“想起来了?”

“你的脑子里都是狗屎吗?”

“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,我要把你送到警局去。”

“是啊,告诉警察,嘿,伙计,我身边这个家伙带我好好乐了几天,快把他丢到牢里去吧。”

他决定不再理会拉斯特的冷嘲热讽,况且他确实有那么点,呃,动摇。他开始回想他当时是不是想操拉斯特……他一定是被晒昏了头。

他们开过一个岔路口,路边有人招手。

马缇犹豫了一下,猛地踩下刹车,把车倒了回去。那人抬了抬帽子,咕哝了一句“多谢”,钻进后座。拉斯特不满地说:“你让他上了车。”

“嗯哼。”

“两天前你说你没有停车不是针对我,只是心情不好。”

“嗯哼。”

“这么说你现在心情不错?”

“拉斯特。”

“我还以为你只会哼哼了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拉斯特不再理他,别过脸看向窗外。后座的男人不自然地伸了伸腿,道:“如果你们不想载我,我可以现在下车……”

“哦不用,你在车上挺好的。”他说。拉斯特面无表情。

男人沉默了一会儿,“我听说这附近有人越狱了。”

他的背部僵硬了,拉斯特抬头看了眼后视镜,摸了摸别再腰后的枪,车上的气氛变得冷峻了。他们都没有说话。

“我是说,捎上我对你们有好处,三人总比两人強。”

“没错……”他瞄了一眼拉斯特。拉斯特支着下巴,看起来有些紧张,他更紧张,忍不住擦了擦脑门上的汗,结果发现那里一片冰凉,恐惧回来了,攥住了他,他把车开得像在歇斯底里的尖叫。

男人提醒他:“你开得太快了,老兄。”

冷汗顺着耳根流到脖子上。

拉斯特伸手拍了拍他的腿,他不由得轻轻颤抖了一下,“你累了,小马。”他从遮阳板上取出地图,“我们最好找一个加油站休息一下。”

“哦好的……当然……”

后座的男人犯难地说:“这附近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,得开到20号公路上才有。”

拉斯特从地图上抬起头,像是下定了决心,道:“那就在路边停下来吧。”

“不,”他拒绝,“我可以开。”

“我要撒尿。”

“你刚撒过尿了。”他紧紧抓住方向盘。

“停下来,小马。”拉斯特命令道。

他停下车。拉斯特推门走出去,男人跟着下了车,他想叫住那人,但是来不及了,拉斯特已经开始攻击,他出拳的速度很快,立刻把那人击倒在地上,对方试图反抗,却苦于没有机会。拉斯特用膝盖顶住他的肚子,扼住了他的脖子。

马缇冲下车,拉斯特的后脑勺冲着他,肩臂上的肌肉鼓起来,那个男人满脸通红,两腿乱蹬。他想拉开拉斯特,但是拉斯特像个疯子一样变得力大无穷,只是用肩膀一拧就把他掀开了。

他滚到公路边,发现手边有一块砖头,于是他捡起砖头,连滚带爬地跑回来,朝拉斯特的脑袋上拍下去。

“啊……”拉斯特捂住头,血从指缝里涌出来,“你他妈在干什么?!”

他吁吁喘气,转过头,打算看看那个男人怎么样了,然后他看到男人被弄乱的黑发里钻出几缕棕发,目光变得穷凶极恶。他犹疑地皱了皱眉。广播里怎么说的来着?棕发,消瘦,脸颊凹陷,神情冷淡,目露凶光……

“呃……”

拉斯特气急败坏地朝他怒吼:“你他妈看不出他才是那个变态吗!”

呃,他看出来了,可惜好像晚了点,他尴尬地看向拉斯特,抱歉地挤出个难看的笑容。所以拉斯特并不是变态,也不是杀人犯,只是跟他一起找乐子,并且摸了他屁股而已。

男人朝拉斯特扑过去。

拉斯特再次把他摁在地上,这一次他有点应付不了了,他想去够腰后的枪,却无法单手控制住凶手。

“小马,帮我把它拔出来……!”

他赶紧拔出了枪,把手帕解下来。

他觉得时间有一瞬间停顿,要不就是他脑子有一瞬间变得一片空白。

“这他妈是什么?!”

“你觉得它是什么?!”

“我以为是枪,但是……它怎么会是个扳手?扳手?你用个扳手威胁了我?擦,你这个婊子养的混球……”

“……妈的,你还要站在那里叨多久?!”

“呃……”

马缇走上来,对着那人的脑袋敲了一扳手。


评论(4)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