◇rorobrainhole◇

哈罗,我是ro。

【TD】旅途漫漫(END)

8

他们把人绑起来,开到警局,录了口供,开往警局的路上是漫长的沉默,一些只有他们自己明白或者连他们自己也不明白的情绪在暗涌……这一段就无须赘叙了吧?总之他们又上路了,开往亚特兰大,准备一到目的地就分道扬镳。

“你用一把扳手指着我,叫我爬到车前盖上去。”

“是你自己管它叫‘枪’的。”

“可你知道它是扳手!”

“是啊,我当然知道,因为我脑袋上挨了那玩意一下。”

“那是你应得的,别客气。”

“我的耳朵现在还在响。”

“你还警告我别碰它,可它不过是个扳手,扳手!该死!我被一把扳手威胁着脱了裤子?!”

“没有脱裤子——”

“但是没妨碍你捅进来。”

“捅进去的是扳手不是我。”

“哦现在轮到我说谢谢了?”

“嗯,我当时被吓到了,我没想到你是主动型。”拉斯特笑起来,但是没能笑多久。

“嘿!”他一把揪住拉斯特的头发。

拉斯特抬起下巴配合了他,“我不希望你碰它是因为扳手上有机油,行了吧?”

“听起来还行。”

“你爸没教过你要用两只手扶方向盘吗?”

他放开手,“他只教过我要把满脑子肮脏狗屎的混球揍成烂泥。”他看向拉斯特,看向他被晒得脱皮的颧骨和深陷的眼睛,拉斯特也看向他,一如既往地用那种茫然无情的目光,像是透过他的脸看到了他的后脑勺,把他的脑子无视了……他怀疑是过长的睫毛阻挡了视线,不过他记得火焰是怎样在那双眼睛里燃烧,而当时他又是如何看着自己的,谢天谢地,那时候它们看起来总算是聚焦的了……他们一脸不爽地四目相对,对彼此都感到很不满意,最后他认识到,他确实想操拉斯特。

“你就是一坨臭气熏天闪闪发光的狗屎。”他下了结论。

“闪闪发光的狗屎长什么样?像你的头皮那样?”拉斯特灌了一口啤酒。

他不知道是谁提出来的,多半是拉斯特,这个下流胚。他停下车。

拉斯特立刻勾住他的脖子把他拉到面前,叼住了他的嘴。他觉得自己好像是被鸭子嘴夹住了,而且这只鸭子刚在啤酒里游过泳。他挣扎起来,变速杆戳进他腿间,稍一抬头又撞上车顶,他眼冒金星,呼吸困难,努力变换身姿,令人沮丧的是不论什么姿势都使不上劲。他很怀疑老爸是怎么让老妈在汽车后座怀上他的。

“喂,你怎么回事?你是吸尘器吗?我的肺都要瘪了。”在接吻——如果你管这叫做接吻的话——的空隙里,他奋力把脖子往后仰,冲拉斯特吼道。

“你需要中场休息吗?”拉斯特舔了舔嘴唇,声音嘶哑,手抚上他的后腰,蚯蚓一样往裤子里活动。

他抓住他的手,“想都不要想。”

拉斯特举起手,“好吧,我知道你是主动型,我们可以试试车前盖。”

“你再提那个我就把老二插进你嘴里。”

“你觉得这是威胁?”

“哦,该死。我都快忘了你多会恶心人。”

拉斯特没什么表情,但是马缇感觉到自己碰到根硬邦邦的东西,不是变速杆,忘了变速杆吧,他脑子里已经只有拉斯特的老二了,隔着布料,他还是觉得被烫到了,怪异感顺着尾脊骨窜上头顶,他僵硬地弓起背,移开大腿。

“我们最好到外面去……”

“随便你。”

他们翻过护栏,跳下田野,像猴急的年轻人那样在玉米地里打滚,阳光炙热,,空气干燥得冒烟,玉米叶扫过汗津津的皮肤,刺痒难耐,更难耐的是拉斯特攥住了他。拉斯特硬邦邦的硌着他,钳子一样夹着他的手臂,他们的性器挨在一起,被迫接受拉斯特不算温柔的抚摸。没一样好受的,他不停地咒骂着,全身都在冒火。

“妈的,放开我!”

“为什么?好让你插进我屁股里?”

“你就想要那样不是吗?”

“也许吧,但不是这次。”

“你这个混蛋……不,不,不,啊……!你这个婊子养的!”

“嗯哼。”

他现在知道屁股里插了一根老二是什么滋味了,而拉斯特说:“……干得好,小马,你得到我的枪了。”不等他大骂出口,拉斯特又说:“现在我要把你的屁股轰个洞。”

这个婊子养的狗屎!

“一到亚特兰大我们就分手,各走各的路。”

“你说了算。”

“从我让你上车起就是个错误。”上车,或者下车,随便吧。

“说什么呢,你刚才还爽得要死。”

“爽的那个是你。”

拉斯特掏出扳手,顶在他的太阳穴,“啪!”

“你没完没了了?!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-END-

评论(3)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