◇rorobrainhole◇

哈罗,我是ro。

【TD】漫长的告白(1)

蛋蛋点的漫长的告别。。。但是用的是迈克尔·康奈利博斯系列里的一些警局设定,同时还是沿用真探的一些梗和设定,小马在这里是个渣,以及又带玛姬玩了对不起/(ㄒoㄒ)/~~ 

大概是个BE了吧这个,肉肉也不总是个逗比呢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
1

这一天是六月二十一,北半球一年当中白昼最长的一天。从高速公路下来时,天已经大亮,干燥炎热的风吹过山坡。拉斯特开车进城,一路上都很堵,热浪不断地涌进车厢里,他不得不关上了窗,打开冷气,冷气机早该添氟利昂了,但他一直忘了,每次要用时才想起来。他把车开进帕克中心的地下停车场,之后走到一条街外的小摊上,买了一杯咖啡和一个熏肉三明治,站在树荫底下吃起来。

他有几个月没碰酒精了,自从下决心参加互助会以来就没碰过,他说不清哪个帮助更大,是互助会,还是迈出这一步、承认自己是个酒鬼。帕克中心很多人有酗酒的问题,在抢劫凶杀组待久了就是这样,但是承认这点的不多,大家通常对此绝口不提。下了班他们会一起去酒吧,但不会当着别的警员的面喝得大醉,他们小喝几杯就各自回家,到家之后再拿出藏在五斗柜后的威士忌继续大灌,有些人,比如拉斯特自己,甚至撑不到回家,他在路上就开始喝,过去他在车上总放着有一瓶酒。他喜欢波本,但有时也喝伏特加或者黑麦威士忌。而更多的时候,他不在乎喝的是什么,只要里面有足够的酒精。

一次山里一个汽车旅馆发现一具尸体,好莱坞分局的人先到那里,发现死的是个毒贩,于是联系了抢劫凶杀组,拉斯特赶了过去。勘察完现场后,他和分局负责的探员一起去喝一杯,顺便谈一谈案情,那天是感恩节。那个探员叫马丁·哈特。他们喝了一杯又一杯,时间捱到很晚,拉斯特没地方可去,又不想早早地一个人回家,他以为马丁的情况也一样,虽然他看到他手上戴着戒指,但是马丁·哈特喝酒的样子不像是有老婆孩子的人。

又各自喝了一杯鸡尾酒,马丁说他要回家了,并邀他一起。拉斯特拿不准他是不是在客气,坐着没动,可马丁走到酒吧门口又回头,奇怪地看着他:“怎么啦,过来呀。”于是他站起来,这才发现马丁已经帮他付了酒钱。马丁载他到城外的家里,那天晚上他认识了马丁的妻子玛姬,和他的两个女儿奥黛丽和梅斯。他和他们坐在一起吃烤火鸡和意大利面时,意识到马丁·哈特有个完美的家庭,因为这个,他对马丁感到愤怒。

两个星期以后,马丁给他打了个电话,问他晚上有没有兴趣和他一起参加个聚会,他答应了,在去那儿的路上,他还以为那是个俱乐部性质的活动。地点在一个地下室,有时候教会会租用那里搞些募捐之类的活动,但是那天晚上,那里是个戒酒互助会。

马丁看起来有些局促,说:“我是第一次来这儿。”

他回答:“我也是。”

马丁没有多解释什么,拉斯特也是,那天晚上他们做了自我介绍,但是没谈论自己的问题,只是做听众,听酒精是怎么毁掉别人的生活的。

之后他们只要不出勤就会到哪里去,他们没有再约,只是自然而然地碰面,有时候他去了而马丁没有,或者反之。他从不谈论自己,他在场的时候马丁也不。后来他从互助会别的成员口中得知,在他不在的时候马丁会发言,知道这个后,他就不怎么去那个互助会了,而是参加几个街区以外的另一个。两个月后,马丁又打电话给他:“你最近怎么不来了?”他听出来马丁喝醉了。

那天晚上他又去了那里,马丁也来了,互助会结束后他们沿着希恩大道往停车场走,当时马丁很羞愧,几乎哭了出来。他告诉拉斯他的婚姻出了问题,拉斯特没有说出任何安慰的话,他很不擅长这个,事实上,他有很长时间不能融洽地和其他人相处,马丁·哈特算是个意外。

其实开头也不顺利,第一次一起喝酒那次,他说啊说啊,分析案情,结果发现马丁对此根本毫无兴趣,只是想找个借口喝一杯。他对马丁立刻失去兴趣,他不再信任这个警察,虽然其实警察大多都是这个样子,尤其是负责凶杀案的,他们几乎每天都要和尸体打交道,很难一直保持高度的责任心,何况这天死的是个毒贩,手臂上还扎满针孔。当然稍晚一点他对马丁的看法改善了许多。

他吃完了,把纸杯扔进路边的垃圾桶,回到帕克中心。

在办公桌前坐下,拉斯特开始写一个报告,却几次因为心绪不宁而写错了字。他停下笔,考虑了一下,开始拔电话号码,这是他第一次给马丁打电话。他拨了马丁平时给他打电话时用的号码,结果是好莱坞分局的电话,马丁的一个同事接了,说他办案去了。他吁了一口气,没有再给他家打,再说他也没他家的电话。总之马丁·哈特虽然连续一周没有去互助会,但是并没有出事。

这天下午,他开车从帕克中心出来,在城里慢慢地溜,最后一狠心,往郊区开去。

那一带都是高档社区,马丁·哈特家那栋带门廊的别墅出现在眼前,草坪没有及时打理,在这个纬度的植物都长得很快。他揿下门铃,玛姬走出来,一开始她没有认出他,只是透过纱门看着他,这让他感觉很怪,他们去通知死者家属时经常陷入这种场景。幸而玛姬很快记起来,她是个金发美人,姿态端庄,说实在的,不太像警察的妻子。

“拉斯特……?”她打开门,“我不知道你会来,小马不在家,出什么事了吗……?”

“呃,没有,我只是想来看看。”他有些尴尬,也没觉察自己的话有何不妥。

“哦。”玛姬皱着眉笑了笑。

他沉默下来,不知该说什么,开始后悔自己不该一时冲动跑到这儿来,玛姬端视着他,过了一会儿,说:“小马最近很忙,说不准他什么时候才会回来。也许你愿意留在这吃晚饭?我煮了一大锅面。”

玛姬的声音里有种不同寻常的温柔,他察觉了,但还是跟着她走进屋子里。

趁玛姬做饭的时候,拉斯特帮她修剪了草坪,顺便思考马丁出了什么事。听得出玛姬并不知道马丁在戒酒,而是以为他在忙工作——或者别的什么吧。马丁这几天没有早早回家,也没有去希恩大道那的互助会,也许是没打招呼就去了另一个互助会,就像他一样,但他知道那不是马丁的风格。

所以他想问问马丁怎么回事。他对这事关心过头了。

拉斯特把汗湿的衬衣脱下来,搭在门廊的扶栏上,太阳还没有下山,虽然热度不如正午时分,但仍晒得他肩头灼痛。他看了看修剪整齐的院子,门口的天竺葵,和马丁的邻居们的院子,心想这里的生活多么美好啊。

他把割草机收拾好,用耙子把碎草拢在一起,推开纱门走进屋子里。房里很暗,没有开灯,外面天色又暗了几分。奥黛丽和梅斯到外婆家过周末去了。他走到厨房,玛姬正把食物端到餐桌上,他没去帮忙,而是在桌边坐下。他只穿了背心,两手搁在桌面上,肩膀的肌肉高高隆起,玛姬尽量让自己不盯着他看,拉斯特看在眼里,但装的毫不知情,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挑战什么。他自己已经对家庭生活感到失望,灰心了,不再想结婚,而马丁还把这个当做人生的头等大事,为它借酒消愁,他想告诉他根本犯不着这样。

但也可能他只是觉得不管玛姬有什么感觉都无所谓吧。

他们在一盏小灯下吃饭,没有交谈。

吃完饭,玛姬在水槽边洗碗,她的背影在落日余晖里看上去有些伤感,他去客厅里看电视,新闻结束后,马丁还是没回来。他决定走了。




评论(4)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