◇rorobrainhole◇

哈罗,我是ro。

【TD】漫长的告白(7)(上)

7(上)

温度计的水银柱已经飙升至四十摄氏度,空气干燥得像要碎成粉末。电台不断播放着山火预警,巡逻直升机像食腐鹰在空中盘旋,烈日舔过山脉,苍翠的山林仿佛被蒙在黄色的雾中。拉斯特终于记得给车上的空调添氟利昂了,他穿上了唯一一套好西装,不希望到了那里却搞得像根腌黄瓜。

当他到达马丁在城郊的房子前时,马丁正在冲洗汽车,用他的话说,光着膀子,湿草坪鲜亮刺目,马丁站在那辆切诺基旁,他的两个女儿奥德丽和梅斯并排坐在不远处的门廊台阶上,她们已经换上了白裙子,整个画面美好得可以给汽车打广告。拉斯特从车上下来,马丁停下手里的活,抬起头,眯起眼睛对他挥了挥手,等他走近了,他看到马丁愣了一下,之后笑起来,简直是乐不可支,马丁把手放到他肩上,捏着他的肩头,笑道:“哦,天啦,我没想到……拉斯特,你今天穿得真是……像要去参加婚礼!”

今天真是太热了,拉斯特想,他没觉得有这么热过,他脸红了,但不肯让自己显得太窘迫。

马丁说着把整条手臂搭到他肩上,凑到他耳边,仍然以亲热而略带嘲讽地口气说道:“抱歉,我没告诉你这是个高尔夫聚会之类的派对,因为我没想到你会穿得这么正式,除了警服,我只看过你穿旧衬衫和牛仔裤,我以为你只有那些。”

拉斯特尴尬不已,几乎为马丁的话感到愤怒,他一言不发。

“别这样取笑他,小马。”玛姬从屋子里走出来,她今天真可谓艳光四射,马丁不太自然地对她笑了一下,她略微抬了一下下巴,转向拉斯特,像位贵妇似的笑了笑,“好久不见,拉斯特。”

拉斯特冲她点点头,他注意到玛姬一出现,马丁就把手从他肩上挪开了,无形中远离了他们,并且像是在观察他们,他的下颌又微微突出来,好像在磨牙(真的不是黑!believe me!)。

玛姬又看了马丁一眼,转身回到屋子里。

玛姬离开后,马丁没再打趣他,但对他的敌意也跟着消散了。马丁扶着他的肩,让他转向自己,然后低头为他重新系好了领带。他早上对着镜子比划了很多遍,看来仍旧系错了。马丁在他的领带夹上弹了一下,“好了。”

拉斯特点点头。

“行了,哥们,我道歉。”马丁飞快地说。

拉斯特抬头看了他一眼,轻飘飘地挪开了视线,阳光刺眼,让他一阵阵头晕。马丁把水管收起来,往门廊走去,对两个小女孩说:“我们马上就能出发了。”

两个孩子异口同声地回答了一声,看得出她们兴致不高,也许是热坏了,家里的气氛也不好。拉斯特还站在草坪中,马丁回过头招呼他:“过来,拉斯特,别傻站着晒太阳。”

他跟着走了两步,但没上台阶,而是站到门前的树下。

马丁没再管他,他进去换衣服了。过了一会儿,有人走过来,他以为是马丁,结果是玛姬,孩子被赶到屋里去了。

“没想到小马会邀请你。”玛姬笑了笑,声音低柔,就好像无花果树的柔荫,“他自己对那种聚会都没什么兴趣,他和我爸爸的朋友合不来。”

拉斯特没说什么。

“别误会,我并不怪他。我和他们也合不来。我和小马结婚,就因为我更喜欢现在的生活。”她停顿了一下,像是突然要哭了似的,“但是渐渐的小马和我们结婚那会儿不一样了。你要是知道他以前什么样,一定会大吃一惊。那时他很搞笑。”她笑了两声,令他觉得有点局促,他不希望马丁看到自己和玛姬在树下谈天。

好在马丁换好衣服前她就走开了。“别听小马胡说,你穿这套衣服挺好的。”走上台阶时,她回过头来笑着对他说。

马丁换了高尔夫球衫和休闲裤,但没拿球杆,他们都坐上那辆切诺基。

一路上奥德丽和梅斯都在问拉斯特开没开过枪、杀没杀过人这类问题,他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小女孩都会对这些事好奇,他不太记得从前凯西是什么样了,他回忆得太久,渐渐忘记了。奥德丽说马丁没开过枪,说完,她们咯咯笑起来。玛姬试图制止她们,但她们俩像两只小野猫似的,很难驯服。

派对开在尼基湖,拉斯特以前一直以为那里是私人领地,一公里外的路上就设立了未经许可禁止驶入的警示牌,不过那儿实际是个高尔夫俱乐部。他们到达时,大部分宾客都到了。一些人会说那些人都来自上流社会。

查尔斯·威利先做了个简短的讲话,欢迎大家的到来,尽情享受云云,他身材不高,健谈自负,玛姬不像他,而且难怪她不喜欢他,她比较像她母亲,她们都是金褐色头发。最后他感谢大家对格里高利·斯派克的支持。斯派克是州议员,竞选州长的热门人选。现在拉斯特知道特丽萨·赫雷拉的幕后老板是谁了。马丁把香槟酒递给他,“没什么意思,对吧?但酒是顶级的。”

“你之前怎么不直接告诉我是斯派克?”

“说什么?斯派克不会亲自去和特丽萨谈,火烧不到他身上。”

拉斯特啜饮了一口酒,看到台上查尔斯·威利像推销畅销货品似的把斯派克推到台前来。斯派克的竞选海报在有的街区已经贴满了,拉斯特每天经过高速公路的时候也能看到他的竞选广告,他很少看新闻,不太清楚斯派克现在已经赢得了哪些地方的选票,他看起来倒是无忧无虑,满嘴俏皮话。

湖边的空气湿润多了,芳草如茵,到处是大树,树冠像厚厚的层积云一般浓密,这里气温比城里低了好几度。

“这算是个私人聚会,感谢他们为竞选开出的支票。”

“你岳父参与了政府搞的甘霖项目,他们呢?”

“你说的那是什么?”

“州里的教育资助计划,在乡下建小学。”

“我不清楚,不过有可能,他们参与很多公益活动。”

“你没听他提起过?”

“查理只谈生意经。搞公益只是为了减税,他不是真的热心那个。”

“嘉宝兄弟公司呢?他们今天也来了吗?”

“你是说史蒂夫·嘉宝吧,那个就是,他是弟弟,哥哥叫罗纳德,他今天没来。如果那个建学校的项目是嘉宝公司承建的,那查理百分百捐了些钱进去——这和我的案子有关吗?”

“不,是另一个案子。”

“他发完言了。我们过去吧,我介绍你和查理认识。"拉斯特看出马丁有些紧张。

不管查尔斯·威利是不是已经知道马丁和特丽萨的事,他保持了不错的风度,“小马,见到你来我就放心了,起初玛姬说你不会来了。”

“没那回事。我只是遇到了点麻烦。”

“那个我们待会再说。”

“好的。这是我的朋友,拉斯特·科尔,抢劫凶杀分局的警探。”

“你好,拉斯特。”查尔斯伸出手,拉斯特迟疑了一下,还是和他握了手,他觉得这一幕有些可笑,近距离的,他看到查尔斯脸上的老年斑,和日益稀疏的头发。也是这个时候,他觉得很奇怪,他这才发现马丁的嘴唇磕破了。他想玛姬扇了他一巴掌。

马丁说:“拉斯特负责侦办杰克·布莱恩的案子。”

查尔斯饶有兴味地皱起眉,笑了,“哦,那个记者,那条‘猎狗’。”

“没错,是他。”

“有什么进展吗?”

拉斯特耸耸肩。查尔斯摆了一下头,他们走到湖边,“需要保密,我明白。这是小马说得最多的,但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。而且我知道‘无可奉告’也是一种回答,透露了不少信息。新闻说那是抢劫,哼,鬼才信呢。抢劫案可没什么秘密对吧。不过我不奇怪他会被杀掉。”

拉斯特说:“谋杀跟甘霖项目有关。”

“哦?”查尔斯看了他一眼,“我想不出之间的关联。”

“调查还在进行。”

查尔斯笑了笑,“是吗。甘霖项目是斯派克由热心推进的,项目能够通过,他在议会和政府发挥了很大的作用。建学校没什么赚头,但斯派克说服我们往里面投了些钱。如果说这里面有少许的不合法的成分,那就是我们和斯派克都参加教会活动,我们利用这个项目在一些教区修建了教会学校。宪法规定政府不应该公开支持某种宗教,但是我想这还不到违宪的程度,我们咨询了律师,斯派克的律师找到了法律的漏洞,确保我们不会被卷进诉讼里。”

“嘉宝兄弟公司呢?”

“他们是大公司,他们竞标成功了。”

“所以这就是你们的项目。”

“你不太喜欢我们对吧。你是基督徒吗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你相信什么?”

小马笑了,“别问他这个,查理,你不会想听的。”

“我是个现实主义者。”拉斯特说:“但是从哲学上来说,我是个悲观主义者。”

查尔斯说:“说明你不适合参加派对。”

马丁揽住拉斯特,“他哪儿都不适合。”

“我认为人类的意识是进化中一个可悲的错误, 我们对自己认识太少。”

马丁压在他耳边低声说:“别说了,拉斯特,没必要让其他人看出你有多奇怪。”

滚烫的气息喷在他耳朵上,拉斯特住了嘴。

“来吧,小马,让你的朋友去思考人类的错误吧。我们去谈谈你的内务调查。”

马丁点点头,在拉斯特背上拍了一下,低声说:“去吧,伙计,现在斯蒂夫·嘉宝是你的了,你可以好好去烦烦他。”

-----------

哈哈哈哈哈哈OOC到写不下去呀!

拉斯特玄乎的话全部来自真探原剧。。

评论(4)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