◇rorobrainhole◇

哈罗,我是ro。

【TD】漫长的告白(7)(下)

*前方高雷注目*

此章节是maggie X rust ,看到结尾的小旁友请随意鞭打roro = =

7(下)

其他人渐渐退到草地旁的玻璃房里,但斯蒂夫·嘉宝还在外头,拉斯特没去烦他,但一直在观察,从他们谈话的姿势中可以看出他们之间的关系,格里高利和嘉宝站在一起时手势少了很多。他们和周围的人说笑了几句就走开了,他们有意走到人群之外以求不被打扰,格里高利说,嘉宝听,不时点点头,提出一些建议。卡尔·金的丑闻还没见报,明天博弈的结果就要见分晓了。

拉斯特想着这些事,说不出是什么感觉,他不愿意搅和进来,但是抽身而去已经晚了,就像他后悔来这个派对,但有什么留住了他。他把目光越过草坪,看向在湖边,马丁和查尔斯·威利还在那儿,为了躲避日晒,移步到柳树底下了。马丁的两个女儿、奥德丽和梅斯在湖上划船。

他坐在玻璃房前的长椅上,头上有一丛藤花遮阳,他不像刚刚那么觉得热了。

他回头看了眼玻璃房里,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看看玛姬在哪儿,不过她确实在里面,而且正在看他,有个男的在对她献殷勤,但她没理那人。他们的视线接触了一会儿,玛姬端着酒杯走出来。

“嘿,今天真热啊。”她寒暄道,在他身旁坐下。

拉斯特把荫处让给了她。

她看到他手里的香槟酒,道:“我还记得你第一次去我们家,那天是感恩节,我有些惊讶小马会带同事来。你那天说你不喝酒。”

他好像这才注意到手里的酒,他忘了他喝没喝,不管喝没喝都让他感到一丝恐慌,他不想回到酗酒的日子里去,他记得孤独是怎样啃噬自己的,他过了很多年独自一人喝醉,面对幽暗的山谷直到天明的生活,直到马丁出现了。忽然他记起来酒是马丁给他的。

他把酒倒在草地上。

玛姬挑了挑眉毛,“我让你心烦了?”

他没说什么。

“你讨厌我?小马跟你说了什么让你讨厌我?”

“没什么,他没提过你。”他点起烟,玛姬没说什么,眉头都没皱一下。

“你觉得我不该为此生气,我看得出,你不以为然,你想这没什么大不了的,男人,女人,本性如此,你是想扯这些吗?”

“我什么都不想扯。”拉斯特侧过脸,“我只想说这不关我的事,你们干嘛都跟我说?”

“小马说什么了?”

“他说他很抱歉,但是我想我们没必要谈这些。”

“他应该觉得抱歉,这不是第一次了。”她像是哽咽了一下,拉斯特没去看她,可能他不想看到她那个样子,“他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,但是这一次……”她摇了摇头,冷笑了一声:“妓女?”

“没什么不同,这事又不是针对你的。”

玛姬一定听出了他有多么不耐烦,她讥诮地瞪了他,“你们总是低估自己的错误,甚至根本不认为自己错了,就好像马丁,只会用嘴说抱歉。然后一次又一次。从来不考虑这事给我和孩子带来的伤害。”

“要我说你们为什么不干脆分手呢?”

玛姬短促地笑了一声:“遇到这种事,你们却只会问为什么不分手?”她坐了一会儿,站起来,“拉斯特,跟我来。”

她说完没等他,自己走出树荫,他看着她往湖边走去,犹豫了一下,跟了上去。

马丁还在那里,低着头和他岳父说话,看到他们走过来,就抬起了眼睛,之后他一直看着他们。

玛姬绕开他们,走到柳树背面,让两个小姑娘把船划回来、到外婆那去,她们照做了。拉斯特看了马丁一眼,他想他知道玛姬要干什么,并且为此感到愤怒,但还是跟着她走到柳树后面。【又是乡村爱情故事的节奏呢= =】

玛姬捧住了他的脸,把他往下拉,他们开始接吻,无声的吻,他躲开她,“你在干什么?”

“你看不出来吗?”

“如果你想要小马看到,没必要在这里。”

玛姬没让他继续说下去,她再次吻住了他,她那淡褐色的眼睛是睁开的,悲伤地看着他,接吻谈不上美妙,她有种咄咄逼人的意味,但她的嘴唇柔软,脸上散发着化妆品的香气,拉斯特回吻了她。一开始他对她只感到不耐烦、愤怒和鄙夷,但慢慢地他体会到玛姬的绝望,绝望和绝望是相连的,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,一粒接一粒地滚出来,他忆起凯西,和失去凯西后那些孤独的夜晚,便渐渐投入其中。他们能听到另外两个男人的脚步声,一个是她父亲,另一个是她丈夫,她变得紧张而疯狂,这种情绪也感染了拉斯特。马丁就在几米之外,并且也许已经猜到了他们在干什么,一想到这一点就令他激动起来,他搂住了玛姬,感觉到自己的肌肉在颤抖,心在胸腔里颤动,甚至开始耳鸣。他们互相撕咬对方的嘴唇,渐渐地紧紧贴到了一起,玛姬感觉到他膨胀起来,一丝恐惧掠过她的眼睛,她终于闭上了它们。每过几秒钟,拉斯特就在想,马丁要发现他们了,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了,他想象马丁愤怒的样子,想象他们当着众人的面扭打在一起,这样他就更激动了。他开始扯她的裙子,这一次她制止了他,她没想做到那个程度。

“拉斯特!”终于,马丁喊了一声,往这边走过来。

他和玛姬分开了,他冲着草丛啐了一口,玛姬看了他一眼,用手用力擦了一下嘴唇。马丁从树那头绕过来,目光从他的脸上移到她的,最后又回到他,这时他感到一阵强烈的自我厌恶。

“你们没事吧?”

他摇了摇头。玛姬什么也没说,往玻璃房子走去。

“玛姬跟你说了什么?”

“没说什么。”

“你呢?”

“一样。”

马丁对这个答案不满意,但他点点头,“我跟查尔斯说了我的事,他说他会想想办法。”

“那很好。”

“早上,有个《洛杉矶时报》的记者联系了我,问了我关于特丽萨的事,我问查尔斯那是自己人吗,他说他会是的,就这样。”马丁说,“我只是不明白卡尔·金为什么非得要杀了她不可。”

“也许不是他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也许是查尔斯·威利。”拉斯特说完就走开了。

马丁跟上来,但没试图为查尔斯辩解。他们走到长椅前并排坐下,太阳已经移到花丛前头,那里无遮无拦,但他们都没走开,马丁又开始说他和玛姬的事,他没插嘴,也没再说“这关我屁事”,不过他还真没听进去多少,他的嘴唇始终是滚烫的,他们就这样直到晚饭开始。


从派对回到家已经十一点了。拉斯特放了一张唱片,然后去洗了个澡,看到换下来的那套西装让他一阵恼火。他应该去互助会,但是这时候去已经错过一大半了,香槟酒甜丝丝的味道一直在引诱他,他的喉咙里像是伸出一只手来。他在水槽边接了一杯水喝下去。

这时候玛姬来了。他听到汽车停在房前,便从厨房里看出去,他认出那是马丁家的车,玛姬从车上走下来,他看着她站在房子前犹豫了一下,像是不确定有没有找对地方。

他给她开了门。

“我把孩子们放在我父母那儿了。”

“我查了小马车上的GPS,知道了你住在这里。”

拉斯特问:“马丁呢?”

“不知道,去酒吧了,大概。”

“他在戒酒。”

“是吗,那让他看起来稍微不那么混蛋了。”

玛姬走到那面落地窗前,“我一个人在家里呆不下去了,老是想他那些破事,一个又一个的。”她看着峡谷,听着唱片。

他们在落地窗前做爱,他知道她来就是要这个。

玛姬想吻他,像下午那样,但他避开了她,他把她转了过去,趴在落地窗上,从后面进入了她,他没做前戏,也没试图给她润滑,甚至没费力脱掉她的衣服,他知道这样会让她看起来很贱,她怒气勃发,他也是,痛恨彼此。他用力顶着她,把她狠狠地摁在玻璃窗上,力气大到担心玻璃会碎掉的地步,扭动髋部,只想着怎么进入到更深处,她扶着他的腿,没有退缩,这让拉斯特更加气愤,他觉得被利用被侮辱。这不是他想要的,下午在柳树后面的那些颤动那些迷乱都消失了,在幽静的夜色中,他非常清醒,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懦弱,他甚至感到眼窝酸痛起来。

这一切结束得很快。

他很快就射了精,射*精后他还往里面顶了几下。他不知道她有没有得到快感,也不在乎,他既对自己,也对玛姬感到恼恨。但是他想,最使他恼恨的还是马丁·哈特。


评论(9)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