◇rorobrainhole◇

哈罗,我是ro。

【TTSS; Kingsman】小丑的眼泪(H/M无差)

现在哈利难得有机会到局里来,这和以前情况大不相同,以前他是那个坐阵圆场的人,他是比尔·海顿,加在他身上的标签很多。现在他依然是个裁缝,但是再也不乱搞男女关系、或者男男关系了。让他做加拉哈德似乎具有某种讽刺意味,但无论如何,他决心名副其实,做个纯洁的人。

冷战结束已有二十年,回头看去,哈利当然也觉得比尔·海顿是个傻瓜。但接受自己的愚蠢和失败是个痛苦的过程。一开始,他根本不希望什么浴火重生,只愿尘归尘、土归土,不记前尘。他也根本不想再见到吉姆,他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面对被他背叛的同志,呃,几十年过去,同志也有双关意了。

他还记得第一次再见吉姆的情景。亚瑟告诉他,吉姆现在叫梅林了。他心想这可不适合吉姆。然后他就看到吉姆穿着桃心领毛背心、架着眼镜、拿着文件夹走进来。那一瞬间他停止了呼吸,心潮澎湃,世界在眼前旋转发光,但他展现出特工的专业素质,喜怒不形于色,然后便说了句蠢话:“新发型不错。”

吉姆勾起嘴角,给了他一个微笑。

于是哈利接受了现状。吉姆成了梅林,而他不再是比尔·海顿。

哈利发现梅林把以前的事忘了,他比从前是吉姆的时候更不苟言笑,但对他没有任何敌意。这令他恍然若失。不论爱恨,他以为他们之间感情深厚,永不消逝。

另一方面,他再次感到一种强烈的吸引。

当然,时代已经不同了,尤其是他们身在一个福尔摩斯和华生都公开在电视上谈恋爱的国度。

但哈利禁止自己展开追逐。他过起了健康的禁欲生活,和自己的右手为伴。

哈利走过长廊,看向外面如茵的草地,艾格西在草地上训哈巴狗,他不知道这有什么意思。经历过那个时代,那些事,哈利总觉得局里的行事风格有种谐谑的色彩,一切都那么的不当真,然而一片祥和的色彩中依然有人死亡。

他本以为艾格西的父亲是史迈利,结果艾格西才是。

真是让人跌破眼镜。

上帝充满幽默感。万物运行如脱缰野马。

至少他不会去搞艾格西的老婆了。

他招了招手,艾格西走过来,“嘿,哈利。”

哈利点点头,“你们似乎都轻易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。”

艾格西耸耸肩,“看不出来有什么好反抗的。我好久没跑这么快,跳这么高过了。”

哈利道:“你对我有什么看法?”

艾格西道:“没什么看法,我对你的一切看法都随着吉姆那一枪烟消云散了。”

哈利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,“好吧,我就当你原谅我了。其实我真正想问的是你对吉姆——我是说梅林——的看法。你瞧,我们都有记忆,可是他,他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。这他妈是怎么回事?我给他的伤害太大了?”

艾格西道:“你说脏字了?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说脏字了。”

“你指这个?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操——他妈的?听够没?”

“呵呵。”

艾格西道:“上次我们去干翻瓦伦丁的时候,我没武器了,于是顺手抄起一把枪,但被梅林夺回去了,他说那是他的专属武器。于是我只好选了你的伞。”

哈利啧了一声,“他的专属武器?一把枪?”

“严格说来是狙击步枪。”

“哈!”

艾格西点了点头,露出一个“你懂的”笑容,转身走回草坪。

走了两步,他像是想起了什么,回过头来,又说道:“我在梅林的卧室里见到一副画,名字叫小丑的眼泪。”

“小丑的眼泪是什么?”

“就是个小丑,眼睛下有一滴泪珠。”

虽然人事丛脞,但哈利至今记得子弹钉入眼下,那一滴鲜血涌出时,犹如落泪般的感受。不过此刻,他没有悲伤,反而欣喜若狂。

“哈!他全记得!”

笑容无法抑制地在他脸上绽开。

过了一分钟,他突然朝艾格西吼道:“你去过他的卧室?!!!!”


评论(10)
热度(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