◇rorobrainhole◇

哈罗,我是ro。

【伪装者】黄金大劫案(5)

为了剧情需要,人设和剧中各角色的立场对不上,请见谅。

以及,并没有影射什么啦……roro空洞的脑子里也影射不出什么东西= =|||

5

漫散了一天的尘土与垃圾,深夜里的城市十分肮脏。

路灯没有照见的地方是肮脏,路灯照见的地方是凸显了的肮脏,还不如不照见的好。

明楼把车停在一个街口以外,一边漫步往警局走去,一边心不在焉地想着。但即使是独处时,他也不能完全地放松。新旧政府更替,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时机。他这一次是不是也能平安度过呢?

这个时候如果阿诚在就好了,尽可以把危险丢给阿诚去照管。

但阿诚对他来找王天风会怎么想呢。

明楼登上警局门前的台阶。

 

王天风埋头写着公文。

战时他一直在统计局工作,胜利后才从暗面转到明面上来。他对新工作还不很习惯。

下属郭骑云敲门进来:“长官,有人找您。”

王天风看了眼桌上的座钟,“这么晚了谁还找我?”

郭骑云犹豫了一下,道:“是百汇银行的副行长……。”

他话没说完,王天风就提高了嗓门:“明楼?!他来做什么?不见!”

明楼正走到警长办公室门口,就听见王天风愤怒的“不见”二字,于是他有底了,有波澜证明有感情,不等郭骑云来回话,他擅自走了进去。

“王天风,咱们老朋友相见,发这么大脾气做什么?”

当着下属的面,王天风生硬地否认:“我们不是朋友。”

明楼微微一笑,向郭骑云点了点头:“也对,我们的关系,比朋友亲密多了。”

郭骑云看这阵仗,脚底抹油,忙不迭地溜出去了。

王天风脸色又难看了几分,几乎是在咆哮:“谁让你进来的?!单凭擅闯警察局这一条,我就可以拘留你!”

明楼:“拘留我?我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良民,来警局询问治安情况,你以什么名目拘留我?你以为这里还是无法无天的敌占区吗?”

王天风冷笑:“轮不到你来提醒我胜利了。我是不知道你耍了什么手段,可以稳坐三朝元老而不倒。但是战时你做的那些好事,还不至于能瞒天过海。”他敲了敲桌上的一沓档案袋,“瞧见没有?这都是战时的卷宗,现在到了算总账的时候了,你还是自求多福吧。”

明楼本能地伸手去拿档案,被王天风一把按住,“干什么?还想销毁证据吗?”

明楼愣了一下,微笑着收回了手,坦然地道:“好,好,你慢慢查,我没什么不能查的。”

王天风懒得与他虚与委蛇,直率地道:“行了,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有什么事就直说吧。”

明楼双手撑在桌面上,表情仍旧介于端正和戏谑之间,压低了声音:“我是来祝贺你的。”

王天风抬了抬眼皮:“我有什么可祝贺的?”

明楼:“藤田一来,意味着各个部门都要大换血。之前的警察总长为什么下台?就是和藤田素来不合。现在这个位子腾出来,还不就是你的?”

被明楼近距离地盯着,王天风不动声色,心里却急剧地思考起来。

打从对方一进来,他就知道明楼是为了藤田的事而来。

警察总长要换,百汇银行的行长也要换。明楼不提自己,反而提起警察总长来,这是为了刺激他,乱他的心神。

但明楼要从他这里打探什么关于藤田、关于百汇银行的消息呢?

“明行长说笑了,警察总长的位子还轮不到我这个小小的警探来坐。”

明楼看向他:“你知道总长人选了?”

王天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倾身向前,感兴趣地问:“你真的关心警察总长人选?为什么?”

明楼避开他的探究的目光,离开了办公桌,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来:“没什么,我听到一些风声。”

王天风:“什么风声。”

明楼不答,将话锋一转:“如今的时局,你我都很清楚。虽说是新世界,可是贪污受贿、卖官鬻爵大行其道,和旧世界有什么分别?要说有分别,那就是这位藤田比以往的几任大员胃口还要大,吃得还要咸。”

王天风没有接话,但是神色也不由得为之黯淡。

战时大家咬牙坚持,即使在轰炸中也没有退缩,就是还存有一种希望,盼望胜利的到来。没想到胜利终于到来了,光明却还远未来到。

明楼看在眼里,道:“我听说,黎叔也是热门人选。”

王天风猛地抬起头:“黎叔?哪个黎叔!”

明楼同情地看着他:“本埠还有哪个黎叔。”

王天风感到难以置信:“荒谬!他要是当了警察总长,那我们算什么呢,是警察,还是他的马仔?”

明楼点点头:“我听了也很难过。”

王天风沉思起来,明楼好整以暇地等待着,过了一阵,却见王天风似笑非笑地道:“明楼,你一进来就祝贺我,现在又说黎叔才是热门人选,你到底什么意思?我倒听说,中央空降南田来,是为了接替百汇银行行长的职务。如果真是这样,那你可就危险了,南田要想用百汇的那些烂账来整你,还不是易如反掌?”他恍然大悟:“哎呀,明副行长,你深更半夜到我这儿来,不会是来跟我求情的吧?”

明楼暗骂了一句“老狐狸”,却故作沉痛状:“我们这么多年不打交道,难道一见面就要相互算计吗?”

王天风狠狠地在桌面上敲了一下:“你少在这贼喊捉贼,我算计你了吗?是你巴巴地来算计我!”

明楼霍地站起来,指着王天风鼻子骂道:“王天风,你这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!我算计你?我堂堂百汇银行的副行长算计你一个小捕头?我算计你什么?你有什么值得我算计的?就算南田要杀我,也不至于要借你这一把小刀!”

王天风在这一阵疾风暴雨之中,倒是十分镇定。有波澜证明有感情,这一点他也明白。同时他还明白,在明楼这里,连波澜都是演出来的,因此感情也是虚假的。

他看着眼前的明楼,第一次感到一阵悲哀。

此时明楼又换了一副推心置腹的语气:“我知道你不甘心做一个小小的探长,即便你俯首甘为孺子牛,可要是黎叔当上警察总长,那你这探长当得还有什么意思?我来,就是想告诉你,看在咱们过去搭档的情分上,我愿意帮你一把。”

王天风斜了他一眼:“你要怎么帮我?”

明楼:“我可以给你提供竞选资金。汪曼春是藤田的秘书,只要你想,我可以为你牵线,你在中央也是有朋友的,现在公关,还为时不晚。”

王天风了然地“哦”了一声,等了一等,才缓缓地道:“明楼,玩火者必自焚。我劝你趁着这股潮流,急流勇退。”

明楼也恢复了常态,理了理刚刚因为激动而弄歪的领口,平静地评判道:“你就是死脑筋。”

王天风看了他一眼:“不是疯子啦?”

明楼厌倦地往门口走去:“在这个时候,死脑筋就是一种发疯。”

王天风不以为然。

明楼离开前又回头看了眼桌上的卷宗:“那上面真的有我的名字?”

王天风淡淡地反问:“你说呢?”

明楼只是笑了一下。


评论(4)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