◇rorobrainhole◇

哈罗,我是ro。

【绣春刀】宝刀共明月(四)

年更[doge]

条凳上铺上一张雪白貂皮,赵靖忠坐定,双手拢在烧得正旺的炭盆上。

此人是魏忠贤义子,服侍魏忠贤左右,平日里甚少出宫,更是从未离京,今日竟然轻车简从,远赴千里之遥的漠北塞外,锦衣卫们心思灵巧,立刻知道这一回的差事恐怕不像以往那么简单。

“崔执刀,瞧外边的样子,你的人已经和邹家交过手了?”

赵靖忠声音厚重,一如普通男子。

当头的硬着头皮答道:“是。”

赵靖忠眼皮一抬:“东西呢?”

寒风凛冽,崔执刀的脑门上却冒出了汗珠,低头道:“回赵公公,邹梦龙携带八口箱子出关,不知那些箱子里安了什么机关,开箱即燃,箱中所盛不是金银珠宝,而是绢纸一类,几只箱子连在一起、全被……烧...

【绣春刀】宝刀共明月(三)

我也不知道这文淡得像食堂免费的紫菜汤有什么好写……

原来距离上次更新已一年零三月。。那么还是放一个链接吧(OJZ):

】、【

众人见丁修从箱中抢出的竟是纸片,不禁一齐愣住。片刻的功夫,雪野上八只箱子便燃成了八团火球。

银票在关外不能流通,况且能让邹梦龙夫妻和彭山五虎舍命相保,这些箱子里断不是银票。

丁修脑中一转,立刻回过神来,甭管箱子里是什么,他们坏了锦衣卫的差事,这些人绝不会善罢甘休。趁着众人愣神之际,他向杜小川眨眨眼睛,紧跟着长枪一指,将面前烧得正旺的箱子高高挑起,百十斤重的箱子竟被他挑得翻滚而起,向身后飞去。

他身后正是这些锦衣卫的头儿,箱子来势汹汹,燃烧着的木...

【绣春刀】宝刀共明月(二)

这客栈一共只有六间客房,平日里往来的马帮镖客多睡通铺。那当头的锦衣卫独自占了一间房,另外十五人分睡在三间客房中。

一回到房中,那瘦子便啐了一口:“刚才那小子忒不识好歹!”

这人上头有些关系,因此平日里大家伙都少不了捧他的场,见他气犹不平,便纷纷劝解,只有卢剑星和沈炼没有搭话,默然坐在一旁烤火。卢剑星年纪稍长,为人和善,在北镇抚司人缘不错,可惜没有靠山,当了八年的差一直也没什么升腾。沈炼却是新人,少年英俊,话少,功夫不差,一向是独来独往,也就卢剑星还愿意搭理他。

那瘦子横了他二人一眼:“卢剑星,怎么不见你说话?”

卢剑星像是刚刚醒悟,赶紧抬起头,笑着打了个和声:“那不过是个没眼力的...

【绣春刀】宝刀共明月(一)

CP:川修(应该是无差啦),可能会加入卢沈、公公等其他人物的西皮【滚

时间发生在原剧前,靳一川还未加入锦衣卫,剑雨梗+新龙门客栈梗。

靳一川加入锦衣卫前的名字是参照某位太太写的同人……但一时找不到了……就不特别AT了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劲风朔雪,天色昏暝,暮色却是粉色,洇在铅色层云上,长云横天,虽是坏天气,天却高远,遥遥的见到两山对开,中间似有一条路。萧管幽咽,不知谁在吹箫,不知吹箫人送的又是谁,客栈的店招被风雪卷夹撕扯,风在啸,马却喑了。

走了十几里路,十几里路无人烟,这是进关后见到的第一家客栈。这客栈虽小,房子虽破,却是寒风暴雪中的一点温暖,赶路的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