◇rorobrainhole◇

哈罗,我是ro。

【师父】标指(4)

虽然没想后续发展,但还是先标个互攻吧~

PS. 大晚上写得好饿(¯﹃¯)


4

将近年关,附近乡民多进城采买年货,进城路上行人多起来。

这年冬天雨水少,雪白的阳光照着白茫茫的衰草,响晴白日也像雪天。 

师娘仍旧骑驴,腰肢摇摆。

耿良辰叼着根草梗跟在后头,光看,就能感觉到女人温暖的肉体在宽大棉袍里摩擦。

自从那日师父撂下了话,心头就落下了疑团,想弄明白。师父不说,只有苦练拆桩。两个多月过去,心神专注。眼里看着,心还是定的。

进城后,径直去到裁缝店,店门口,师娘跳下驴,回头看陈识,带一点笑意:“一年做一套新衣裳,总可以吧?”

陈识点头:“可以。”又道:“这一回,想做多少都行。”

她一愣,转而看了耿良辰一眼,欲言又止,眼里似有忧虑。

量体裁衣,帘子放下来。

店里是木板地,女人的鞋跟点在地上,有回响,像乱鼓点子。心里还是生了异动。以往异动来得坦然,这一回觉得对不起师父。明白是师父用拳管住了自己。

耿良辰别开脸,嗫嚅问道:“要不我先去买年货?”

陈识似浑然不察,笑了笑:“买东西还是女人在行。”

说完,让店员拿来更多衣料,一一用手拈揉,最后选了匹藏青色起暗云纹的。师父穿雪青长衫、皮鞋,不像武人,像个文客。耿良辰一身短打,看着师父,渐生羞惭,垂头看自己的脚。另有店员奉上热茶,他端起就喝,不想茶水滚烫,泼洒出来,他连忙去拂,那店员也来帮忙。

陈识回头看他:“把褂子脱了吧。”

耿良辰梗着脖子:“不用了。”

陈识笑了:“脱了,给你也裁身衣裳。”

耿良辰愣住。

店里烧着炭盆,褂子脱下也不觉冷。陈识打量他的身体,仍然像打量一匹种马。练武之后,身体对环境更为敏感。耿良辰光着膀子,当过土匪,糙惯了,却被师父看得羞怯。

知道师父是在看他功夫练到了什么程度。

武人练到肌肉均匀柔韧,牵一发动全身,才称得身形漂亮,因此看一个人的身体变化,可以看出他的功夫精进。

皮尺从肩头垂下,在乳首上方半寸点了一下,很快滑至腰腹、下盘,裁缝量尺寸手法迅速,但触感长久地停留在皮肤上。师父的目光也像尺,贴在他身上,渐渐温柔。

被看得作痒,痒到心里去,肌肉紧绷,皮尺隆起,裁缝:“嘿,小子,静是一个样,动是另一个样!”

陈识微笑:“给他放一点,别拘着了。”

耿良辰红着脸:“练武衣服宽松,不必量得这么仔细。”

陈识摇头:“中国武术服宽松,以为适合运动,其实累赘太多,不如西洋人的体操服灵活。”

说这话时陈识神情严肃,像变了一个人,谈的不光是功夫,是输赢。

耿良辰突然明白过来,给他做新衣服不是为过年,是为了师父心中的大事。师徒关系建立在这件大事上。事完了,师徒关系也就结束了。

羞怯之情瞬间退却,看向师父眼睛,是一种责怪。师父不该把徒弟当工具。

布料上身,陈识亲自用别针给他定样子,表示对徒弟抱愧的爱惜。

“本来不想这么快把你推出去,但行迹已经露了,既然是咱们来找人,就不能等人家来找。”

师父一说,耿良辰就记起来,露了行迹是十天前的事。

 

十天前照例赶场。

耿良辰会了刀马旦。

冬歇季节,镇上好吃好玩的更多了,耿良辰要请刀马旦下馆子。

 刀马旦:“镇上的馆子,贵的吃不起,便宜的不好吃,真要吃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 七穿八拐地领着他到了条死胡同。靠墙摆一溜桌椅,没有招牌,但大土灶上垒着蒸屉,铜锅里大火炖着肉,浓油酱赤的汤汁翻滚,确实是个吃饭的地方。

 蒸屉里是大白馒头,咬一口一个白牙印,筋道。

 用铁钩把煮得油汪汪的卤猪头肉从锅里勾出来,大刀切成寸把厚,洒一把葱花,夹进冒着白汽的馒头里,汤汁浸润,馒头化解了油腻,咬一口,满是胶质,肉香四溢。

 来这吃的多是扛包的苦力。

 耿良辰一连吃了五个馒头,额头上出了热汗。

刀马旦看着他笑。

女人有了男人,身体相貌都发生变化。她比耿良辰初识时皮肤更细腻,身形也更丰润,能刺激男人原始的欲/望。

在舞台上唱戏,难免会招惹些闲散混混。

 从胡同出来,刀马旦走在前面,耿良辰在后,遇上了。

 混混人多,见他们挂单,上来就动了手,刀马旦叫了一声,这一回耿良辰没慌,师父教的都在身上了。

 一个打十个,不费力气,打完桌椅不动,没糟践店家东西。

 刀马旦眼睛发亮:“你真会功夫呀!”

耿良辰有些得意,过后才想起,拜师时师父立了规矩,不到时候,功夫不能在外显露。

回来跟师父认错,当时师父没怪罪。

 

耿良辰问:“师父,你教我练拳,究竟是为什么?”

陈识:“为一个朋友,报仇。”

武人不是游侠,游侠讲义气,武人有了门派,就不再是人与人的交情,门派间交往,讲的是规矩。

 陈识放弃了武人的规矩。

帘子刷拉一下被拉开,师娘质问:“郑山傲是朋友吗?”

 

从裁缝店出来,陈识对徒弟说:“知道你爱看戏,爱看就去吧,今天是旧年里戏班子在镇上演的最后一出戏,再要看戏,就到明年了。”

不知道明年还能不能看到她的戏。


评论(6)
热度(23)